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创新文选 > > 正文

保护“花朵” 保卫未来

来源:中创文网 作者:陈秀丽 时间:2022-09-02

 

保护“花朵”,保卫未来

——从暴力施教谈起

 

陈秀丽

 

少年儿童是祖国的花朵,广袤大地,遍地开花,朝气蓬勃。在家有父母呵护,在校有园丁培护,该是无比安全。但发生在杭州萧山的一起教师暴力施教事件引我深思:若遇到一个没有人性的魔鬼“园丁”,您的孩子该如何自我保护?校园暴力的毒瘤又该如何铲除?

小女孩今年10岁,上小学五年级,乖巧懂事,但也老实胆小。二年级时从外地转学到杭州萧山开发区某小学就读。因是转学生,成绩平平,一直被班主任王某娴(兼语文老师)歧视。这位从外省农村来杭拼搏的女教师,还带有旧年代农村里打打骂骂的教学恶习,对她不喜欢的学生,爱敲打其脑袋。女孩因背书速度慢,成绩又不咋地,影响她业绩,脑袋经常被她敲击。三年级时女孩受不了,将此事告知家长,家长向校方反映,校方认为是教学严格,不必大惊小怪。王则继续暴力施教,随意敲打学生脑袋,致使同学之间也随意打人,弱肉强食。老实软弱的女孩更是成了某些家委的孩子欺辱攻击对象,常遭踢打、用水甩脸等。女孩向王求助,王偏袒家委的孩子,不予理会。女孩仍然每天被同学欺负。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告诉家长,家长私下向王反映,王不当回事。家长只好在班级群里告知打人孩子的家委。这让王怒火中烧,像是犯了她的天朝王法,当众责备女孩家长。大祸根也由此埋下,一个魔鬼披着园丁的外衣,开始对女孩进行致命性报复。这个弱小女生,不但仍然是同学的欺辱对象,还成了王发泄私愤的玩物和练拳的器具,经常被罚站罚抄敲打脑袋并当众羞辱。罚抄任务若完不成,则加倍罚抄,有时一次罚抄高达上百遍,陷入无休止循环。任务太重完成不了时,女孩就通过晚上睡觉不盖被子以求感冒请病假,好在家完成罚抄任务,不然又要加倍。有一次课堂上女孩肚子疼,请求上厕所,王说她是装的,不让去,结果憋不住了……一个小女孩,这是多么难堪和无奈的事(幸好是冬天裤子穿得多)。在一次家长拼车接送中,同学家长无意中听到女孩和同学说:不想活了,想跳楼。那时家长并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为只是孩子间的玩笑。

幸亏老天长眼,不堪重负的小女孩还来不及跳楼,她的身体便已背叛她的灵魂。一次午休睡觉时,边上同学问她几点了?她回应了一下,结果同学不用罚,她被不断地罚站罚抄,完不成就加倍,连续四天,第五天王说完成不了再加倍,这下她撑不住了,在课桌上抽搐昏厥倒地,送去急救住院。连续高强度罚站加之精神负担太重夜间失眠,身体虚到无法走路,在药物的作用下反而浑身疼得不能触碰,睡觉就发抖,连放个屁都需要大人帮忙翻身。当时医生找不出病因,找不到对症的药,治疗期间无比痛苦。出院后王仍未放过她,体育课上依然要她参加剧烈运动。在课堂上嗤笑她父母不靠谱,住院期间未向她要作业,又引来同学的嘲笑。考试题不会做,王当面侮辱她是“傻子”。身体虚弱,精神又无法放松,出院没几天又在学校昏厥,命悬一线,又住院,家长也几经崩溃。连命都快断送了,王还以作业为由继续嘲弄,可见有多恶毒,只因对家长的不满,如此恶劣地报复一个弱小女孩。女孩几次住院,作为班主任的她从未过问关心过病情。因王隐瞒长期对孩子高强度体罚及精神侮辱等事实,医生没料到会是心音性原因,按癫痫病治疗,结果越治越糟糕,一家人不得不奔波于上海、杭州等地四处求医,受尽痛苦折磨。 所幸的是,后来在某大医院精神科顶尖专家的会诊及精神药物的作用下,女孩突然一阵嚎啕大哭,把入校三年多来太阳穴常遭击打及常被当众羞辱等之前一直不敢说的实情一一哭诉,哭得惊天动地,压抑多年的情绪终于得以慢慢释放。原来病因有二:一是太阳穴位置长期被敲击致伤,脑电波异常放电(抽搐);二是不断体罚和师生的凌辱嘲讽,致使精神极度焦虑恐惧(情绪障碍),二因共同作用而导致这样一个结果,致使无法上学,不得不休学,接受治疗。她说转学以来,上学就害怕,晚上都不敢睡觉,常做噩梦:不是房子塌了床塌了就是有坏人进屋。无比惊慌恐惧,又无法倾诉。表面看似平静的她,人生短短几年无比宝贵的童年时光,竟是如此度过,难以想象的煎熬。问她为何不告诉家长,她说妈妈向学校反应过一次后,老师对她更凶了,警告她不许将学校的事告诉家长,不然会更惨。在家里也不敢表露不悦情绪,每天得装作若无其事去上学,怕爸妈知道后会去找老师。她说即使爸妈知道了也没用,因为爸妈不是“领导”,帮不了她(在一次罚站中王嗤笑她“不是领导”),所以她想到只有“跳楼”才能摆脱一切痛苦。问她脑袋被击打后是什么感觉?她说先是眼前一片昏暗没知觉,后是疼痛。当她将这些不堪往事一一哭诉时,我的情绪也随之崩溃,心如刀割!无法想象,这哪是一个小学生能承受的?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教育?不但侵害了身心,更是对幼小心灵权力权势思想的渗透。

家长无比震惊悲愤,向区教育局举报,负责人回话说经过调查并无此事,罚站只有十分钟,并轻描淡写地说:孩子的话不能相信,要讲证据,抽搐昏厥那是孩子先天有病。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结论,作为教育者说自己学校教育出来的学生说假话,教书育人首先不是要教育孩子如实说话、诚实做人吗?更可笑的是,事情揭露后,王不但未被问责,还被推选为区优秀班主任。不禁纳闷:作为教育主管部门,管的是什么?要保护的对象是谁?毋庸置疑,要保护和奖励的是那些勤于阿谀奉承、弄虚作假、沽名钓誉的伪教师们。诸如王某之流的,惯于溜须拍马、争名夺利、能装会演,人前如春风般的温暖,在台上演说自己如何热爱教育疼爱学生,如何乐于奉献不求回报;人后各种算计、争名夺利,如巫魔般阴险毒辣,为泄私愤,一次次将拳头击向一个弱小儿童的脑袋,拿生命当玩偶。无法想象,这是一个人民教师且是共产党员的行为,这是在破坏和抹黑党的伟大形象,更是在祸害神圣的教育事业。而某些站错位置的领导要保护的却是这种混名利的“多面人”。再则,“要讲证据”,在没有监控和监督的情况下,孩子如何取证?一个花农要亲自毁掉自己园子里的花朵,谁能取证?在她的恐吓下,孩子们敢作证?更何况那位负责人说了:孩子的话不能信。再谈谈高强度体罚,经常性不让上课,罚站被围观,还需要取证?一本又一本上百遍罚抄本子,不是证据?老师就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可以随意击打学生脑袋进行人身侵害精神凌辱?可以剥夺一个未犯错学生上课的权利?

在罚站时,王曾对女孩说:给我站好了,你以为你家是领导啊。被举报后,校长说:是家长不会“混社会”,不懂套路。真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作为教书育人者,堂堂一校之长,满嘴江湖狂言。中国的传统教育向来是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社会不知道该怎么“混”才能混出一个校长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教育观?这样的学校会教出什么样的学生?孩子接受义务教育,要靠家长的权势和“混社会”的套路。这是江湖之地还是育苗之园?不是“领导”的孩子就得随意被欺辱践踏?不会“混社会”就得被欺凌?试问,如何混?随时给各位校长和老师进贡送“温暖”?难怪该校“独树一帜”,在转学生入学流程私设考试环节,分管领导以“成绩不佳”为由给家长设置障碍(其目的社会人都懂)。义务教育,只要学区条件符合,学校没有任何理由拒收学龄儿童。

此事件有几点很值得思考,其一,校园暴力的根源何在?有暴力行为的孩子并不全是家庭教育所致,老师的暴力施教影响更大。作为教人知识、育人品德的老师都可以打人,这给孩子传递一种什么样的信号?(女孩就以为老师是有资格打学生的)。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榜样”?校长都认为体罚很正常,不犯法,故老师施暴,学生效仿。于是班里强者打弱者,弱肉强食,拉帮结派,靠武力和家长的权势立足,一个小小班级俨然成了一个小社会。这样的校园无疑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和残酷的复仇主义者的培育基地。马加爵、药家鑫等轰动一时的校园凶杀案及社会上诸多凶杀案的发生,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在于教育,家庭和学校的教育。一次次以人命为代价的付出还不够沉重?!在旧时那个经济不发达,生活贫穷的年代,人们尚懂得互相尊重、爱护生命,葆有一份纯真和善良。而今社会发达了,经济富裕了,离文明却越来越远,越来越野蛮,为功利、为私愤而丧失良知,泯灭人性。这些人已不是“行走太快,灵魂跟不上”,而是灵魂早已死亡,如同行尸走肉。这都与教育有直接关联。其二,孩子在校身心被侵害,如何自保?告诉老师,老师不管,还恐吓孩子不许告诉父母,那该告诉谁?告诉学校,反遭报复,向上级部门投诉,却说孩子的话不可信。试问儿童权益保护法如何发挥作用?可见,一次次的学生跳楼事件并非完全是家庭或孩子自身的问题,老师也可能是间接杀手。其三,作为教育主管部门,职责是什么?明知老师被告发,违法问题未解决,还推选其为优秀班主任,这是助纣为虐。其四,教师的门槛可以由学历来设置,而师德的标准如何考量?三观不正,如何为人师?以王的逻辑:你家不是领导,不配尊重和保护。事后还跟家长说:“你孩子是否休学并不影响我,我就拿那点工资”。这是极度扭曲的价值观,势利、虚伪、心理变态。苏霍姆林斯基说:教育的技巧全部奥秘就在于如何爱护孩子。园丁,乃护花使者;教师,乃人类灵魂工程师,是崇高而神圣的职业。“学高为师,身正为范”,首先从业者应有正确的价值观,人性向善、仁慈友爱。倘若园丁自身的灵魂有问题,又如何能打造出伟大的灵魂工程?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根基不稳,工程如何造就?

一朵小花原以为在花园里是最安全的,不被踩踏免遭破坏。不曾想,最安全的地方竟最危险。摧残她的竟是她的“培育人”园丁,多么可怕和讽刺!且不说学校里能学到多少知识,至少学生要有安全感,老师要有良知和师德!保护人世间一切生灵是每个人的神圣使命和社会责任。连动物都不容侵害,更何况是弱势群体少年儿童。他们是祖国的未来,更应受特别保护,师者更应做好表率作用。若施暴者猖狂,主管者包庇,围观者冷漠,那校园的戾气必会越来越重,校园暴力的滋生土壤必将越来越肥沃。

祖国的“花朵”千千万,家家户户有“花朵”,在祖国广袤的阳光大地上茁壮成长,尽情绽放。杭州,更是个“鲜花”怒放、美丽又温暖的城市。只是,钱塘江边还有一小块带毒的土壤,毒性甚烈……

 

带你回家

——致暴力施教的伪教师

孩子,你曾对同伴说你想跳楼

我无比震惊

你不肯说出原因

你不敢说,你背后有双魔鬼的毒眼在放电

你无法说,一千多个日夜的煎熬和堆积

语言太重,文字太轻

最后只剩四个字:“我想跳楼”

 

孩子,我问你脑门被击打是什么感觉

你说当时昏暗无知觉,随后阵阵疼痛

我的心再次被撕裂

父母的诉求没有为你驱散阴霾

反而惹来更凶残的报复

拳击、讥讽、恐吓……

 

三年多来

你成了魔鬼发泄的玩物

你成了魔鬼练拳的器具

多少次几小时罚站供人观赏

多少次上百遍罚抄夜不敢寐

惊慌恐惧如暴风雨夜夜袭来

你说你不敢睡觉

罚抄未完成会加倍罚抄

你说一睡觉就梦见房子塌了、床也塌了

你说夜里故意不盖被子

是为了能感冒发烧请病假

好在家完成无休止的罚抄任务

 

你娇嫩羸弱的身体

终于抵挡不住魔鬼日益疯狂的撕扯

你在课堂上抽搐昏厥倒地

你还来不及跳楼

身体便出卖你的灵魂,先于你的灵魂出逃

你用一次次抽搐昏厥来抗议

你像一只垂死挣扎的小弱鸡

供同学观赏和嘲笑

你像一具未着衣裳的雕像

任人敲击,遭人围观

 

你说那所五彩斑斓你曾无比喜爱的学校

改变了你一家

是的,改变你一家,更改变你一生

那个你梦想起航的地方

已然成了葬送梦想的墓地

 

你的善良柔弱被魔鬼打磨成剑

刺向你幼嫩的心

你幼小的心灵过于天真

你误以为老师本是如此

你误以为都是你的错

你无数次忍痛咽下剧毒

毒魔日夜蚕食你的精神与肉体

好在苍天有眼,死神留情

医生为你找到害你的“真凶”

在精神药物的催化下

冰冻的泪海瞬间融化决堤

 

孩子,放声嚎哭吧!

这一千多个日夜

你把泪水憋成惊慌

你把痛苦憋成麻木

你把希望熬成绝望

你把白天熬成黑夜

你独自在黑夜里行走

走出一条滴血的路

 

今夜

我不想做梦,我只想带你回家

带你回到阳光照耀的殿堂

带你回到春暖花开的乐园

 

作者简介

陈秀丽,笔名秀秀,原籍温州苍南,定居杭州。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创新文学网驻地代表作家;杭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中国大陆、台湾地区及加拿大温哥华等地的杂志报刊,偶有获奖。出版诗集《盒子里的阳光》、《光阴舞者》及散文集《不如不见》。

 

责任编辑:张国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2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2022005271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511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