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纪事 > > 正文

北望巫山(报告文学)

来源:中创文网 作者:邢祖巧 时间:2022-09-04

——安来高速建始北二标施工前奏曲

邢祖巧

 

闯入荆天楚地,便有了第一次与湖北交投的交集,第一次与鄂西项目群的交集,第一次与巫山、巫峡的交集。

第一次,具有开疆拓土的意义,中铁二十四局站高谋远。2022年7月16日,局党委书记、董事长支卫清率队到湖北省恩施市参加施工合同谈判,明确由公司旗下实力雄富的福建铁路建设有限公司组建工程建设项目部。郑军锋、黄维锋一干人,离开谈判桌,转身上车,直奔现场,拉开了施工准备大幕。自此,一场打通500公里安来高速最后断点,全面突破巫山、巫峡之险的攻坚战,即将打响。

那时,在中国高速公路网络图上,安康至来凤高速公路(安来高速)建始北项目,还是一条虚线。虚线描实,大西北的沙浪就能与大东南的海浪相拥。黄沙漫漫,碧波卷卷。出行的美好,不似人间。

巫山顶上,一朵白云飘过……

 

一、不与秦塞通人烟

 

西汉辞赋家扬雄,在《蜀土记》中,最早记载了石牛粪金、五丁开山的传说。而今,已成为耳熟能详的典故。

战国时期,秦国第26位国君秦惠文王嬴驷,一直在为建设一个大一统的中国东征西伐。因隔着秦岭、龙门山脉,征讨蜀国的战争遇阻。山涧峻险,道路不通,嬴驷无计可施。后来,他听说蜀侯性贪,心生一计,命工匠雕琢数匹石牛,并将大量金子置于牛后,说这些金子是石牛拉出来的“屎”。找人带话,要把这些拉“金屎”的牛,赠送给蜀侯。蜀侯大喜,立马派出具有扛鼎捙VΦ奈甯龃罅κ浚教罟龋尥ǖ缆罚咽@嘶乩础2辉氚。厝寺示羲嫖宥】俚牡缆罚北级矗痪倜鸬袅耸窆�

对此,大家心念口诵无数遍的《蜀道难》也有提及: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为了打通灭蜀之道,秦国历经千难万险,发生过许多重大事故,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最为严重的一次,可能就发生在“五丁开山”的时候。

此后逐渐形成了祁山道、金牛道、子午道、褒斜道、傥骆道、米仓道等孔道,秦塞已不再是秦蜀间不可逾越的险阻。历史上,诸葛亮伐魏,两出祁山,走的就是这些孔道。

那样算来,秦蜀两地互通人烟的历史,已经过去了数千年。“不与秦塞通人烟”之地早非秦蜀之间,而东移到了长江巫峡的南北两岸。

那里,北有秦巴山,南有武陵山。南北呼应,构成今天的“鄂西文化旅游圈”。然而,两大山区,望衡对宇,却咫尺天涯。就因为挡着巫山天障,隔着巫峡天堑。至今,南北两岸群众,依然只能临江生愁,望山而叹。

打开中国交通图,我们发现,在秦巴山区和武陵山区之间,南北向的高速公路、铁路大通道,清一色绕开巫山十二峰和巫峡天险。湖北恩施以东,南北向的二广高速(G55)远在湖北荆州,恩施以西直到四川达州,才有南北向的包茂高速(G65)。两地相隔约800公里,在尚未全程高速的情况下,驾车需要十四五个小时。

巫山其高,唯有神女如云飘;巫峡之险,只见波涌碧浪翻。然而,再高的山,总有劈山的猛士,即便“地崩山摧壮士死”,终有“天梯石栈相钩连”。而面对巫山、巫峡的二重险阻,就是拿出山溜穿石的工夫,万万年也趟不出一条道来。无数代冀图打通巫山巫峡天险的中国人,最后都只能发出一声声敲冰求火般的哀叹。

在中国工程人眼里,巫峡、巫山,已经超过秦冷、天山、横断山区,冠古凌今,成为普天之下第一天障和真正的天堑。

天障、天堑,拦截了人类的脚步,甚至于走兽的喘息,飞鸟的羽颤,亿万斯年。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不喜蹈常履平,专擅攻坚略险。他们被称为“基建狂魔”。在中国,他们已经形成一个庞大的群体,如中国中铁、中国铁建、中国建筑、中国交建等等许多世界500强大型特大型企业集团。当今世界建成的许多重要公路、铁路、机场、港口、码头都出自“基建狂魔”之手。

2014年12月26日,北起恩施市罗针田,南至来凤县翔凤镇,全长86公里的恩来高速全线通车;2017年7月16日,北起建始县陇里,南至恩施市罗针田,全长约74公里的建恩高速开通试运营。它们皆由湖北交投集团投资建设,皆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安来高速。

恩来高速通车后,鉴于安来高速重庆段尚未规划的实际,湖北交投决定分段推进建恩高速,将其分为三段建设。先期开建连接恩来高速罗针田互通,向北至恩施市松树坪段的7.41公里主线和连接市区的1.2公里联络线,解决恩来、恩黔高速公路落地恩施城区问题。同时,积极推进建始陇里至松树坪段建设,最后建设建始北段。

建恩高速通车后,2019年2月19日,安来高速重庆奉节至巫山段(渝鄂界)举行开工仪式,重庆人发起攻坚大决战,一桥跨天堑,一隧穿巫山。至此,安来高速仅剩湖北境内10公里尚未开工,成为这条南北大通道唯一断点。

2022年,湖北交投决定打通断点,开建安来高速建始北段项目。1月14日,项目一标奉建隧道,借湖北省重大交通运输项目集中开工活动重大利好,实现实质性开工;7月16日,建始北段项目二标完成合同谈判,并立即进入施工准备期;一周不到,7月22日,湖北交投鄂西建设公司建始北段项目总监办下达开工令。

一支由中铁二十四局福建铁路建设有限公司组建的建设大军,一路向北,直逼巫山!

从此,在二广高速和包茂高速之间,一条北接重庆奉节,指向陕西安康、直至宁夏银川的高速公路大通道,南北对攻,合龙可期。

 

二、一次交集,就是一段奇缘

 

长梁镇,是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离建始县城不远处的一个乡镇,也是鄂西南一个南北交通的重要节点。这里北邻巫山,地势一路走高。先有经过内蒙古、山西、河南直至广西北海的209国道,在巫山之阳过境长梁,且毫无商量地成为集镇主街。接着,安来高速从安康出发,如一条源远流长的大河,自北奔来,同样毫无商量地与长梁亲密相拥。

一条高速公路的建设过程,注定要发生许多交集。项目与地方沿线的交集,业主单位与参建单位的交集,还有无数建设者之间的交集。张孝伦、郑军锋,孙文俊、黄维锋等等,仿佛无厘头地交集在湖北省建始县长梁镇上。

因为这次“交集”,他们注定要与安来高速建始北项目、与建始县长梁镇相守一段缘分。突破巫山、巫峡,打通安来高速最后的断点,续接起一条连接东南沿海与西北大漠的高速公路大通道,是他们共同关注的焦点。

中铁二十四局集团承建的安来高速建始北二标,起于湖北省建始县长梁乡闵家湾(渝鄂界),与在建的安来高速重庆段奉建隧道对接,经沙坝、河坪,止于建始县陇里汤家湾,与已建成的建恩高速公路相接,标段全长约8.16公里。

全线采用设计速度80公里/小时、路基宽度25.5米的四车道高速公路标准建设。主线设桥梁7座3136延米,设隧道3座3033延米,桥隧比达到71%。项目主要控制性工程是1825米的西密山隧道和近1500米的河坪特大桥。

同时,需要开挖路基土石方143.8万方,预制30米梁275片,40米梁565片。在项目策划时,计划设置一个梁场,一个型钢加工厂,一个拌和站。合同工期1280日历天,含二期路面工程合同造价约8.1亿元。

合同谈判结束,湖北交投鄂西建设公司总监代表张君健,向项目经理黄维锋下达第一道监理指令,要求项目部务必于9月底前,完成3个“三十”的节点计划,即:7月30日完成驻地建设,8月30日完成项目策划和施组设计,9月30日项目全面开工。

合同谈判次日,中铁二十四局福建铁路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郑军锋率队进驻长梁镇;7月18日晚,由公司总工程师带队的专家组抵达现场,遵循山区高速公路建设规律,以梁场为中心,以架梁通道为主线,排兵布阵,为项目建设绘就作战图。其间,7月21 日,中铁二十四局集团公司董事长支卫清,安排副总经理王肖文赶赴现场,督导项目策划和施工准备;7月22日,郑军锋二进长梁镇,参加第一次工地例会,考核优选劳务队伍;8月13日,郑军锋三进长梁镇,优化施组设计,协调各方关系,营建和谐建设环境。

从担任安来高速恩来段项目路面专班负责人开始,湖北交投鄂西建设公司副总工程师孙文俊便与安来高速相携共进,缘分日深。恩来高速、建恩高速,建始北高速,一路向北,直奔巫山。恩来高速通车后,他担任建恩项目分部主任,接着担任建始北项目分部主任,一晃之间,把人生黄金般的岁月,全撂在安来高速项目上了,掐指一算,11个年头。

我曾经专门研究过安来高速。您看,从恩施北进,高处有巫山十二峰,低处是深峡是绝壑是长江天堑。如果站在巫山之巅一打望,南边是武陵山,北边是秦巴山。突破巫山巫峡,两大山区就可以连成一片。如果您是一颗卫星,俯瞰这条线,那将是一个什么景象呢?银白高速、安来高速,竟能连接起东南的大洋,西北的大漠。可以让太平洋的浪花,温润西北大漠的风尘,那又将是一个怎样神奇的意境!

为这个意境鼓舞,建恩高速通车后,孙文俊的目光依然没有划过巫山、巫峡。打通安来高速,是他的宿命也是他的使命,仿佛与生俱来。

投身湖北高速公路建设21年,参与13条高速公路建设,17年战斗在鄂西大山里,曾被鄂西指挥部树为七大标杆之“拼搏精神”代表人物,2015、2016年度被评为湖北交投系统优秀共产党员。

借道回忆的桥,我走进时光深处。许多当年不经意的事儿,突然间厚实起来,沉甸甸的。

2014年4月,湖北省决定于5月初在恩施州来凤县召开全省县域经济工作会,要求届时能在恩来高速公路上走走。于是,指挥部定下4月30日确保具备通行条件的目标。孙文俊被指定为路面专班负责人。

然而,附身多年的肾结石老在作祟,孙文俊难忍剧痛,不得不去做了手术。医生为他装了导尿管,他咬牙躺了三天,提着导尿管就出院了,次日一早下到工地。每天尿血不止,他强忍了10多天,直到全省县域经济工作会保通工作完美收官,他才回到医院把导尿管拔了。孙文俊用实际行动完美诠释了“拼搏精神”的要义。

2019年初,孙文俊对标“基本建成建恩高速”的年度目标,在深入调研后,熬了3个通宵,将建恩高速四个标段控制性工程及其重要工点绘制成“一张图、一张表”,构成一个严密的施工管理体系。同时,他发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各标段制梁工作严重滞后。通过算工期账、进度账、资源投入账、降本增效账,他认为四个标段均需增设1个梁场,二标还应增加1个拌和站,粗略一算,共需增加投资1000多万元。动员施工单位增加投入,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孙文俊掰着指头反复与4位项目经理算得失账,他说,项目建设,最大亏损因素是工期。时间节约,是最大的节约。不死不活拖着,时间越久,亏损越大;增设梁场、拌和站,看似增加投入不划算,但能突飞猛进,提前完工。

几位项目经理,眼前豁然一亮,纷纷解囊增加投入。一个月内便完成了4个梁场、1个拌和站建设,并迅速完成1000多片制梁任务,为年底“基本建成”打下重要基础。2019年底,建恩高速提前实现基本建成目标,孙文俊也晋升为公司副总工。

建始北项目启动后,孙文俊与安来高速的交集,成为更强的磁场。新冠疫情阴霾下,如何尽快走完项目合规建设程序,成为他每天心思脑虑、抓铁踏石的全部工作。

2021年4月至2021年12月,他负责的项目前期办,不等不靠,积极与省交通运输厅、交投集团及代部、代厅审查咨询单位和安评单位沟通,创新召开了4次线上审查会议,全力推进项目初测初勘、初步设计、定测详勘、施工图内审及施工图厅审所有两阶段施工图设计审查工作,项目如期开工成为可能。

作为“基建狂魔”一份子,黄维锋则更像有神奇魔术,撒豆成兵。在项目合同谈判后的几天时间里,数十名来此交集的外地人,将长梁镇上仅有的三家宾馆塞得满满当当,令一些住不上宾馆的过客,抱怨小小乡镇竟有“霸街”。

7月22日,项目书记李璠来到现场。本来,7月18日,李璠就接到赴任电话,因手头还有一些要紧的活儿,迟到了3天。目前,项目部已到位50多人。主要管理人员如项目经理、书记、总工、副经理、总经济师、安全总监全部就位。

征服巫山、巫峡,孙文俊与项目经理黄维锋、项目书记李璠、项目总工郑国文等中铁二十四局众多参建勇士,已经走在攻坚路上。

飘空而过的巫山神女,是古代人们无法突破“天限”时的美好向往。而今,已经无需歆羡。

一段交集,一种缘分,冥冥之中,似有天数,莫可究诘。北望巫山,每个人胸中,信心在燃。

 

三、大处着眼,还要小处落笔

 

项目经理,是中国“基建狂魔”的扛鼎者,是国家的宝贵人才,金子般的财富。从初生牛犊,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项目经理,需要十多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艰苦历练。专业素养、敬业精神、综合管理能力,哪一样,不可或缺。而这些,偏偏又是实难得兼的异禀。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们中的任何一位,其奋斗经历,卓越贡献,都当勒诸贞珉。

1973年,黄维锋出生的那一年,是中国农历牛年。也许,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如牛劳碌的人生。

1995年,黄维锋进入福建铁路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从技术主管、质量安全部长、项目负责人,干到项目分部总工、副经理。2004年3月,黄维锋和他的同事,如涓流汇海,并入中铁二十四局大家庭。从此,中国基建的汪洋大海里,又增添了一艘远洋巨轮。接下来,黄维锋接连担任了四个项目的副经理,冰在厦沙高速三明段升任项目经理。屈指算来,建始北项目,是他干的第4任项目经理。

迄今,黄维锋已经年届五十,这个岁数的人,仍做项目经理,奋进一线的已然不多。我身边也有领导和同事不时感慨,工程管理人才,青黄不接,堪当此任者,为数寥寥。

在开展项目部办公区、生活区建设同时,黄维锋率领项目部职工,积极对接地方协调部门,迅速落实了拌和站、钢筋场、工地试验室和便道用地。8月5日,正式动土开建施工主便道、工地试验室和拌和站。截至8月下旬,11条便道,已拉通5条,拌和站、钢筋场完成基础工程,工地试验室完成进场验收。项目策划、施组设计全面优化定稿。

建始北项目小里程的尽头,便是面南矗立、人兽无通的巫山山脉。那雄视鄂西的架势,分明在严正警告试图攀越的人类,拽不住神女飘舞的裙裾,谁都甭打此处过。

受地形限制,项目只能顺着河谷走廊往南布线。原先窄窄的机耕路,无法适应项目建设运输需要。一标施工单位进场后,为推动奉建隧道尽快进洞施工,项目部将机耕路扩建为两个标段与当地村民的共用道路。

千百年来,象耕鸟耘的巫山下,突然间,涌入成百的载重汽车,往返穿梭于村民房舍之间,对道路的承载能力,路地间的和谐关系,施工单位间的协调水平,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这还不包括自然灾害导致道路中断的影响。

8月13日,鄂西建设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张孝伦,副总工程师、前期办主任、建始北项目分部主任孙文俊,赴建始北二标了解施工准备工作进展情况。中铁二十四局集团福建铁路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郑军锋仍在现场。

此行,张孝伦更关心项目策划、施工组织设计方案是否科学合理。其中,还有各方最为在意的工期关切。

关注工期,是中国基建的一大特色。

中国几十年大规模基建投资,催生了一众大型特大型国企央企,“基建狂魔”其势已成。然而,随着国内基建规模的萎缩,僧多肉少,铁锅见底。接下来,就是激烈角逐,低价中标,“基建狂魔”连年亏损,吃不饱、饿肚子,甚至饔飧不继。于是,如何减亏,如何降本增效,成为最大的关切。

当下,对于一般基建项目,技术、质量、安全、环保、水保管理,皆有成熟的经验或规范。执行到位,就是成功。唯一不可控的就是工期。而偏偏这个又是最要命的。因为它关系到成本,关系到盈亏大局。

一位项目经理曾这样描述他的“工期”观。他说,我几百上千人呆在这里,吃喝拉撒一个月要一二百万,加上保底工资什么的,得四五百万。如果我提前一个月干完,就是节约了几百万元,这都是纯利润啊。

说完,眼珠还定着,发出异样的光。

入主鄂西项目群后,张孝伦的心思突然变了。他的很多想法,竟与施工单位高度同频。

2021年3月初的一天,在检查完张南高速宣咸段项目施工现场后,张孝伦把看到的听到的那些关于成本关于盈亏的话题,与自己多年山区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形成的经验,融入脑子,乱炖一锅。在经历了治丝益棼,斩不断理还乱的纠结后,经过一番抽丝剥茧、条分缕析,渐渐厘清了思绪。

由是,他提出了三句话建设理念,即:“方案管总”“三同步”“三同时”。张孝伦解析说,“方案管总”,就是牢固树立方案优先思维。施工必有方案,方案必经审查。方案要做到详尽、可行,坚持按方案施工,一张蓝图干到底。没有方案,就是瞎搞、胡来,就是蛮干。蛮干的结果,就是返工、就是整改,甚至是推倒重来。这个时候,说什么工期目标,那就是一个笑话。

“三同步”,则要求主体工程施工与环保水保同步,与三改工程同步,与生态复绿同步。他说,我们许多工程,都因为没有做到“三同步”,主体工程完工后,留下环保、水保、三改工程大量欠账,封不了网,“尾大不掉”,无法交工,不能通车,不仅拖延了工期,还得承受巨额罚款,甚至让企业形象蒙尘。这样,何谈工期,何谈效益?

至于“三同时”嘛,张孝伦说,就是要求房建、机电、交安、绿化等三期工程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启动,同时投运。否则,路修好了,却不能通车啊。话很直白,通俗易懂,但起心动念,还是指向工期。他说,抓工期与抓质量、安全、环保、水保管理一样,归根结底,就是要遵循标准化、信息化、智能化、人本化、精细化施工管理思路,将品质工程、平安工程、绿色示范工程、廉洁阳光工程建设贯穿施工管理全过程,努力打造“平安百年品质工程”。

为强化建设理念的可操作性、可执行度,张孝伦还提出“四十字管理方针”,即:方案管总,技术领先;质安为本,品质为上;主附工程,同步推进;生态环保,坡绿水清;党建引领,创建文明。

无疑,张孝伦此行,就是希望施工单位从项目策划和施组设计开始,深度融入鄂西建设公司管理体系中,从施工单位最在意的工期和盈亏入手,优化施组设计,顺利推进项目建设。他相信,这也是郑军锋关心的问题。

展开项目部绘制的施工总平面图,张孝伦的眼前,一条红绿相间的弧线,拱起于深绿的崇山峻岭中。

弧线顶端,是全长1488.5米的河坪特大桥。需要架设30米T梁40片,40米T梁330片,共370片。约占该标段全部预制T梁的一半。河坪特大桥大里程一头,是长1825米的西密山隧道,出隧道是红石垭大桥,需架设T梁115片。河坪特大桥往小里程方向,有一段400路基,路基小里程一侧,是长不足百米的茶园中桥,接着是980米的河坪隧道,穿过隧道,是凉风垭大桥,六七百米长,再越过一段路基,还有三桥一隧。这在张孝伦看来,皆非控制性工程,不足为虑。那段400长的路基,成为梁场的不二之选。

根据项目策划,项目部将优先开工河坪特大桥桩基施工,尽快完成下构建设,同步推进西密山隧道掘进。梁场完成河坪特大桥架梁任务后,再转头架设小里程方向的一众桥梁。如果那时西密山隧道仍未打通,或者因岩溶、突水突泥导致隧道施工停顿,则及时开建2号梁场,保障标尾红石垭大桥施工进度。

路基、桥梁和短隧道,不可能长时间阻滞项目推进。在张孝伦看来,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1.8公里的西密山隧道。

在喀斯特地区,地下工程施工,最怕遇到溶洞、突水突泥等地质病害。它们像幽灵,恣意游走于地下深处,常常成为工程建设者的噩梦。

同时,考虑到两个标段数百台车辆与沿线村民共用主便道的实际,如果发生山体垮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或者与村民发生用路纠纷,阻断交通,工期目标,势必难以达成。

“降压减负。”张孝伦说,这条通道,是项目建设的生命线,不能让其承受无法承受之重。

目光聚焦在拌和站和钢筋厂的位置,张孝伦凝目久久。

他说,将拌和站和型钢加工厂,建在梁场、特大桥、长隧道最近的地方,思路很清晰。我在考虑啊,如果西密山隧道久攻不下,标尾工程怎么办?再则,主便道为自然或人为阻断,那又将如何解决?

对此,孙文俊亦在深思,郑军锋也有同感。

最后,按照张孝伦的建议,郑军锋决定做出如下调整:在西密山隧道出口,增设一个120拌和站,一个小型钢筋加工场。并将主拌和站由原来的3个120拌和楼,调整为2个180拌和楼,总规模不变。但是,缩短了混凝土运距,降低了便道运输风险,提高了工效,更有利于达成工期目标。

初步估算,增设拌和站和小型钢筋加工场,将增加投资约300万元。但节省了材料运转费用,提高了施工效率,施工单位将赚得更多。

8月23日,我从项目部得知,8月17日,利用地方道路300米,新修300米,通往梁场的主便道已经拉通。九月底,主拌和站建成投运。届时,梁场主便道开始硬化,接着开展梁场建设。

跑步进场,精细策划,是一种战略蓄势。只为那起步冲刺,开局决战的一刻,还有那北望巫山的心心念念。

 

作者简介

邢祖巧,湖北恩施人,湖北省作协会员,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秘书长,著有长篇报告文学《深山大搜捕》等5部,报告文学集《明月照清江》等3部。

 

责任编辑:张国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衷情那片绿色(报告文学)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2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2022005271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511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