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写实纪实 > > 正文

隧通天地缘道高

来源:中创文网 作者:邢祖巧 时间:2022-07-07

——写在湖北鹤峰东高速八峰特长隧道双线贯通之际

 

八峰雄立,溇水奔流。

鄂湘边区,武陵深处,鹤峰县仲夏如春。

2022年6月1日,巍巍八峰山下,礼花冲天,爆竹沸腾。湖北宜来高速鹤峰东段项目八峰特长隧道双线贯通。

在欢庆的队伍前,挺立一位壮汉。黑脸膛上,肌肉鼓起力量;黑眼框里,眸子洋溢精神。

这位壮汉不是别人,正是高速公路隧道施工领域大名鼎鼎的云南德高建筑劳务公司总经理邓道高。

一些施工企业和项目业主,称他为“土匪”“猛人”,其实,他更是“基建狂魔”中,最能攻坚啃硬的“打隧英雄”。

 

一、隧掘八峰,无惧艰险勇者胜

 

动土前,邓道高不烧高香不拜佛,更不信鬼敬神。他在洞口竖起一根通直的旗杆,举行了隆重的升旗仪式。随着鲜艳五星红旗的徐徐升起,全体职工高唱国歌,并向国旗庄严敬礼。然后,动土开工临建工程。当驻地、拌和站、钢筋棚等“大临”落成时,各种机械设备,也已经在洞口盛装出场。万事俱备,邓道高一声令下,鞭炮齐鸣,八峰隧道正式进洞作业。

那一天,日历显示:2020年6月30日。

湖北宜都至来凤高速公路鹤峰东段项目,全长38.62公里,总投资67.32亿元,计划工期48个月。八峰隧道是项目全线最长隧道和唯一特长隧道。隧道左洞长3626米,右洞长3617米,横洞长202米,开挖量约70万立方米,浇筑混凝土约17万方,需要钢材约7500吨。隧道穿越区地质条件较为复杂,溶隙、溶槽发育,施工难度较大。同时,也是云南德高公司独立施工的最长隧道。

2020年5月,邓道高率施工队,从湖北保神高速施工现场,转战湖北宜来高速鹤峰东段项目八峰隧道工地。

为满足施工进度要求,邓道高从公司调集经验丰富的管理人员及技术熟练工人约400人参战,同时还配备有卡特大型挖掘机、龙工装载机、红岩运碴车、湿喷机、空压机、发电机、通风机等大型机械设备80台套,小型机械和全自动数字化钢筋加工设备若干套。

八峰隧道进口端,接鹤峰东项目设计中的云南庄特大桥。两山高耸,危崖壁立。悬崖之上,鸟兽难行,猿迹罕至。施工便道无法修至洞口,没有作业平台,人员机械和施工材料无法进场。工程之艰,难度之巨,不敢想象。

根据施工方案,施工队将修筑两公里施工便道,在距离进口端一公里的位置,打一条施工横洞,插入主线隧道设计线位,新开作业面,再往小里程方向出洞。

2020年11月15日,施工横洞正式进洞作业。2021年1月9日,横洞顺利抵达设计终点。邓道高立即开辟第二战线,向隧道进口方向一路掘进。

经过10个月艰苦奋战,2021年11月4 日清晨,一声炮响,八峰山崩开一个豁口,一道白光和着清新空气,穿过地表,进入八峰隧道洞内。一窗青天,满目绿树,声声鸟鸣,皆大欢喜。八峰隧道右线进口段顺利出洞。

八峰山,卡斯特地貌。地表多天坑、漏斗,山体内密布溶洞、裂隙。那就是一个隐秘的地下世界,不知其何来,亦不知其所终。地勘资料也显示,随时可能遭遇溶洞。

然而,邓道高不以为意。旌旗开处,顺水顺风。但好景不长,到了2021年三四月间,逐渐揭示出大小溶洞数十个。只能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一天,左洞掌子面正洞左侧,一炮崩出了一个很大的溶洞,冷气飕飕直冒,高深莫测,阴森可怖。找来探险队一测,约300多平方米。

湖北交投隧道专家陈禹成,组织召开专家会议,迅速形成处治方案。以回填方式,填筑到设计高程,再立拱架支护,在溶洞距隧道边线20多米的位置,用C30混凝土砌筑一道“围墙”,把隧道与溶洞隔开。在拱架与“围墙”中间,浇筑混凝土,向上施作半个“拱桥”,与隧顶右侧山体围岩衔接闭合,形成稳定的结构。完全依靠人工,做成一个完整的围岩,确保隧道施工和运营安全。

左洞遇阻后,左右洞并辔而行的均势已经打破。邓道高想,既然不能并进,那就让右洞率先出洞。

山帮忙,人攒劲。果然,右洞一路凯歌,快速向前。正常施工期间,单洞每月最低进尺300米,最高月份进尺360米。创造了岩溶地区高速隧道施工新纪录。

八峰山上,绿生万象。四季美景,颠倒众生。鹤峰县城万千居民,从没感受到一丝异样。然而,八峰山体之中,一条巨龙,正扭动身躯,呵气成云,昂首奋身,呼之欲出。

2021年12月28日,一场大雪,八峰山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洞口鲜艳的五星红旗,在猎猎寒风中,迎风招展,如一道熊熊火焰,持续给人注入信心和力量。

那一天,八峰隧道右洞在湖北交投鄂西建设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张孝伦,党委委员、副总监张君健,总工程师陈禹成等领导见证下顺利贯通。

半年后,左洞历经劫波,亦平安抵岸。

2022年5月31日上午11时,八峰山体深处,邓道高立于左洞掌子面下,严肃中透出欣喜。“还剩多少米”,他问施工队长张天德。“五米多一点儿”。听罢,哈哈一笑。在“德高”人眼里,左洞掌子面与进口段掌子面的距离,已经薄如一张窗户纸。邓道高大手一挥,“两排炮,6月1日双线贯通”。

一路跨险奋进,邓道高和他的“德高”公司,在山区高速公路隧道施工中,又夺一“金”。

 

二、胆大心细,攻坚啃硬战八方

 

隧道施工,以专求精。云南德高公司,二十多年就干一件事——打隧。铁路、高速公路隧道,电站导流洞,邓道高专打难打的洞,专干别人丢手的活儿,攻坚啃硬,无所畏惧。

宝天铁路有个东岔隧道,邓道高说,那隧道是个大喇叭口,隧道内500米是车站,进洞时一条铁路轨道,出口时四条铁路轨道。隧道最高处13米,最宽处30多米,成一个巨大的椭圆形。施工台车由低到高,由窄变宽,仅台车设计变更,就达到100多次。业主的总工程师感慨道,“把人都搞怂了”。

立拱架是最难的工序。一榀工字钢,要分成十几节运进隧道,现场完成焊接,同时搭设脚手架,支撑好工字钢,并须借助机械设备,才能慢慢安装到位。完成一榀工字钢安装,需要近百人共同努力,耗时5个小时。

难怪一条600米长的隧道,邓道高干了3年多时间。

建于湖北恩施州境内的水布垭电站,是长江一级支流清江上最大电站。在大坝一侧,要开挖一个导流洞,18×18,正圆形,一米进尺,要挖出300多立方米洞渣,相当于普通高速公路隧道一个单洞的3倍多大。隧道分四级台阶开挖,其中上台阶先挖一边,完成支护后,再挖另一边,接着继续向前推进,以此形成第二级、第三级开挖作业平台,最后开挖最下一层,并逐级完成支护。然后,施作仰拱及其二衬,回填并浇筑混凝土,再形成上半部位仰拱工作平台,完成全部二衬施工,实现闭环。最后还要挖出仰拱内的混凝土及回填物,形成一个正圆形过水通道。邓道高说,他干的活儿,一般人不仅没干过,甚至一辈子都难得见到一次。

在十漫高速,邓道高更是大发神威。1000米长的界碑关隧道,设计上除一小段是四级围岩,其余全是五级围岩,后来,设计图上的四级围岩,也变更为五级围岩。

邓道高打进口段,还没进洞,就被协调让出左洞,他只打右洞。左洞进尺50米,初支大变形。那老板脸色铁青,要求退场。理所当然,邓道高接过了风险。不曾想,承担出口段施工的另一家公司,也出事儿了。掘进100米,就发生大塌方。施工队吓着了,也被迫退场。环顾左右,个个避之不及。还是邓道高胆儿肥,将别人不敢干、干不了的,统统收入账下。

邓道高不是大神,该遇到一样不少。当他打到200米的时候,刚完成的初期支护,看着看着,工字钢就缩拢来了,扭曲、变形,麻花儿一般。邓道高现场指挥抢险,横向、竖向、斜向,用工字钢从不同角度支撑加固,硬生生把山体滑动形成的力量挡了回去。本要塌下来的围岩,偏偏就不让你塌。邓道高力挽狂澜,确保了人员设备安好,隧道无恙。那一次,邓道高与项目经理在现场挺立30多个小时。别人说,道高成魔,邓道高的名字,就是隧道工程地质病害的克星。

邓道高记得,那个项目,后来做过湖北省公路局长的范建海是项目指挥长,做了湖北交投总工程师的张世飙是那时的总工程师,后来成为湖北交投隧道权威专家的陈禹成是设计代表。

接着,邓道高被请到早已待在“ICU”里的习家山一、二号隧道工地考察。这是武汉至安康铁路二线位于谷城县境内的一条隧道。两条隧道,1000多米。在出口段80米的位置,是暗洞明挖;250米至500米段,地表是农田和坟墓,覆盖层均在2米以内。在进洞200米处,因穿过一道冲沟,约40米长一段,造成四分之一洞身“开窗露光”。

原来的作业队伍,在施工过程中,发生“冒顶”,造成3人死亡,大量机械设备被埋洞内。彼时,已经撤换了2批施工队伍。没人敢接,无计可施。于是,项目部领导,四出求贤求能。到处寻访,终于找到正在十漫高速5标界碑关隧道施工的邓道高。项目领导毫不隐晦,“习家山隧道很难,你愿不愿意帮帮忙?”邓道高说,先去看看。

邓道高如约来到习家山隧道。当时项目部正开专家会,研究习家山隧道处治方案。邓道高列席旁听。刚好,专家组组长在十漫高速就认识他,当得知项目部请来的打隧“猛人”就是邓道高时,那位组长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别人我不敢说,邓道高肯定行!

带着项目部和专家的殷切期望,邓道高如约进场。先处理塌方,再进洞清除泥石,掏出被埋的设备。短进尺、强注浆,一排炮60公分,最多1.2米,一天最多两个循环。200米浅埋段,邓道高整整干了半年。

为加快施工进度,按照邓道高的提议,又修建2公里便道,从“开窗露光”处进洞,新开作业面,多点掘进,顺利完成施工。一路挺进,有惊无险。

保神高速,即保康至神龙架高速公路。项目起于保康县后坪镇,止于神农架林区阳日镇,与国道209相接。这是实现湖北县县通高速的攻坚工程,也是一项事关湖北全省脱贫攻坚的政治工程。那里,有一座隧道,名叫曲尺湾,“名”副其实,曲曲折折,很难打。

6.8公里的隧道,项目部安排了四支作业队伍。邓道高打进口段的1.9公里,基本是五级围岩,设计上有五六百米四级围岩,也据实变成了五级围岩。

猛人邓道高,那打隧的风范儿,就是不一样。资源投入,他上双份儿,施工组织也做到了极致,现场调度更是先着一鞭。还在打钻时,他就把拱架运至洞内不受爆破影响的安全距离内;炮声未响,运渣车就已在洞外列队成行;别人一台装载机装车,他搞两台,左右开弓;最后一辆运渣车还没出洞,立架已经开始;立架的同时,喷射砼已行驶在抵达掌子面的路上。各个工序之间,真正做到了无缝对接。五级围岩,每天掘进5米多。因为舍得投入,因为科学调度,因为强化安全管控,各种检查表明,不违规、不违章。湖北交投项目公司老总黄怀轩,见到邓道高都不淡定了:“太厉害了,你简直就是土匪!”

打完1.9公里,还不过瘾。项目公司直接发话,邓道高的队伍继续挺进。结果,右洞干到3.25公里处,左洞干到了2.95公里处,才与姗姗来迟的对手相遇。谁曾想啊,一条6.8公里的隧道,四家公司比拼,“德高”干了近一半,独领风骚。

20多年来,邓道高还参与了湖北恩黔高速、张南高速,云南六沾铁路、玉磨铁路、大瑞铁路,四川宜泸高速、广平高速、攀大高速和泸州长江过江隧道,重庆沿江高速、贵州余凯高速、青海花久公路、西藏国道109线、吉林沈白高铁等重大交通项目隧道施工。“道高”成就“德高”。邓道高和他的德高公司,闯关夺隘,一路奋进。

 

三、凝心聚力,回馈社会报深恩

 

2020年,疫情过后,罗太波加入德高公司。一转眼,他走出华中师大校门整整10年。但这位迟到的“德高”人,却有幸成为公司第一位来自“211”名校的职工。与罗太波一聊,得知他此前在佛山的软件公司干了几年,接着,干过房建、干个物流,还在武汉大学边上一家超市搞过经营管理。

进入“德高”,罗太波一下子就生出了“不想走了”的感觉。

“我记得最早的一件事哈”,罗太波说,刚来八峰隧道工地时,他着一双凉鞋,邓道高一看,“走,带你买双鞋去”。邓道高亲自开车,带着他下到鹤峰县城商业步行街,进得商场,邓道高嘴一努,“自己看好选好”。罗太波可着劲儿,选了一双甚为满意的运动鞋,穿在脚上,立马心生快意。花多少钱,他不知道,谁给买的,却一直铭记。每忆及此,心里暖暖的。

罗太波出生于郧西县上津镇,靠近陕西漫川县,比较偏,开车去郧西县城,都得一个多小时。2021年10月,父母催得紧,他要结婚了。由于工作一直不顺,兜里羞涩,结不起婚。一天,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到邓道高,要求借钱,三两万都行。话说出口,心揪得更紧。邓道高简单了解一下情况后,“给你5万,不够再说”。

罗太波刚来不久,还没产生工资,也没到新员工发首次工资的时间点儿。那时,初来乍到,还没有进入角色,一点价值都没有创造出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叫做“混着呢”。根据以往的经验,他借不到钱。但走投无路时,总要试一下才能死心啊,万一借到了呢。谁知,一试成真。

发生在罗太波身上的故事,在邓道高的队伍里实在太多了。张天德、邓道平等等,他们都可以讲出一箩筐来。

1973年8月,邓道高出生于贵州省六盘水市盘县坪地乡,他的村子,有个好听的名字,洒克梅。如果站在“北斗”的高度看,那正是北盘江支流清水河峡谷深处,海拔2900多米的乌蒙大草原在它的头顶上。崇山绝壑中,一个陡峭的半山腰上,那栋低矮发黑的木瓦屋,就是他的家。

仰头,没看到山顶,帽子却掉落山下;俯身,沟谷幽深,似入冥地缝,一望头晕;对面的山崖,仿佛行将迎面倾倒,摇摇晃晃中,让人惊出一身冷汗。

邓道高还记得,六七岁时,他身负30多斤粮食,随父母到区粮管站交公粮。那是他第一次出远门。从屋背后上山,然后下山再上山,上上下下,走了八九个小时,才到粮站。交了公粮,再走八九个小时回到家里。那句感叹世事艰辛的话,“天都是黑的”,正好为他的第一次远行作注。

那一次,邓道高印象太深。他还第一次喝了1分钱一杯的汽水。太甜,舌头都酥了。那种舒服,世间罕有。

山里的孩子上学晚。邓道高11岁上小学,16岁上初一。

那年的农历九月初十,父亲积劳成疾,一病不起。那时,初一语文课才上到12课。家遭变故,母亲一人,难以养活6个子女。无奈,邓道高辍学了。

辍学了干什么?打工。没文化、没技术,能干什么?苦活累活脏活,没人愿意干的活,是邓道高的首选。

那时,大办乡镇企业。乡里没有资源,就组织在外乡办了几个煤矿,正在招工。邓道高加入到“官营三排”,做了一名“背煤工”。几百米深的斜井,坡陡如梯,每天八九趟,每次五六十斤,最多背70斤,5毛钱100斤,一天挣两块多钱。

一年后,中铁十八局在四川的汶川太平驿电站打导流洞。邓道高“咚咚咚”跑到了那里,点名要干苦活儿。项目上看他年纪小,没答应,安排他拉电线。打钻时拉线进洞,爆破时拉线出洞,月入140元。他不乐意,要求打风枪,钻孔放炮,可以多拿40元。尽管如此,也只相当于正式工的三分之一。

那时,正式工能拿到的工资,就是他的人生标杆。

后来,中铁十八局中标的南昆明铁路项目,听说要经过他的家乡贵州。回想起背公粮第一次远行的经历,邓道高心里就在叫苦。没有现代交通的老家,老百姓太难了。邓道高主动要求回到家乡,参与南昆铁路建设。打了一年风枪后,转战中铁隧道局中标的猴子岩隧道,再战板曲隧道。

在板曲隧道,邓道高深得老板信任,当上了带工,也就是开挖班班长。既要挺身一线,吃苦在前,还要给老板“当家理事”,从事现场管理。

几经辗转,邓道高又来到108线的上西坝隧道工地。恰巧,前面的施工队要退场,项目部找到他,“想不想当老板?”“想啊,但没钱没设备。”“项目部解决。”邓道高大喜,立即组织100多人进场。隧道干完后,用劳务费抵扣了设备款,还赚了一些钱。仿佛人生开挂,他竟然做上了有人有设备的老板。

那时,邓道高刚20出头。

接着,建设姚河坝电站导流洞、宝天铁路东岔隧道、水布垭电站导流洞、十漫高速等等。

一路走来,邓道高从没忘记反哺家乡,回馈社会。

近20年来,洒克梅村青壮年,几乎都被他带到了隧道工地。常年在他的工地干活儿的村民,月入过万的都有三四百人。一栋栋低矮的木瓦房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幢幢三四层的小洋楼。蓝瓦白墙,钢窗铁门,洋气十足。

村民说,邓道高对脱贫攻坚贡献,在洒克梅村无与伦比。他创建的云南德高建筑劳务公司,也已经成为云南、湖北、四川、重庆等省市重大交通基础设施项目隧道工程建设的中坚力量,多次获得“优秀合作伙伴”、“优秀作业队”、“星级安全班组”、中国中铁“优秀3A劳务企业”的称号。

 

责任编辑:宁 红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2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2022005271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511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