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纪事 > > 正文

唐崖河边(报告文学)

来源:中创文网 作者:邢祖巧 时间:2022-07-07

2015年7月4日,德国波恩。

第39届世界文化遗产大会,如期召开。湖北唐崖土司城遗址与湖南老司城遗址、贵州海龙屯遗址,捆绑上阵,一同跻身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世遗”唐崖,百年“皇城”。这是继武当山古建筑群、钟祥明显陵之后,湖北省第三处世界文化遗产。

这里,“荆南雄镇”牌坊,耸天而立,有凛然气象;“石人石马”雕像,肃穆威严,有皇家风仪。历数百年风雨,虽满目沧桑,仍有“皇城”辉煌。

唐崖河,源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星斗山下,据说是神奇的冰川故道。她穿过神秘的黄金洞景区,吻着土司皇城的墙根儿,劈开群山,凿出高峡,一路向西,汇入乌江。

得皇城佑庇,唐崖河蜚声宇内,有武陵山百里画廊之誉。土苗羌侗等少数民族,在此繁衍生息,男耕女织,哭婚舞丧,风情浓郁,徐展画卷,秋月春风,山温水软。

而今,投资200亿元,湖北目前最大的山区高速公路项目——利咸高速即将开工建设。

在参建的6家施工企业中,中国建筑赫然在列。

水送山迎之间,一个新的奇迹,徐徐开启。

 

拓展幸福空间

 

2022年6月21日,夏至。

我从恩施市出发,走恩黔高速,过大岩坝隧道,哦,这是从前辽宁路桥承建。脑子里即刻浮现出一众熟悉的身影:项目经理单飞、支部书记曾大、部长孙硕……自然也有他们在劳动竞赛、考评考核后表彰大会接过奖状时精彩的笑脸。

愉快的回忆中,时间走得特快,20多分钟抵达咸丰县城。出收费站,测体温,查行程码,右转望老利咸公路,直奔唐崖河边。下完十里长坡,一个急弯,过唐崖河大桥,3个小时车程可达利川。

急弯处,尚未过桥。右侧,凌水而建,一幢白得刺眼的五层楼房,十分抢眼。河岸以上,更是神奇,层层叠高的阳台,如飞鹤展翅,分明一幅“白鹤亮翅”的写意。

山是浓得化不开的绿,水是融化开了的碧。绿意生辉的那山那水,只为那鹤立的白色楼房而存在。

白色房顶上,“中国建筑”四个蓝色汉字,仿佛与唐崖河水赛碧,和群山峻岭争绿。这就是中国建筑集团公司湖北利咸高速第五合同段项目部驻地。

曾几何时,这幢白色楼房,仍是吊脚于河的“烂尾”楼。只有一楼经过了简单装修,其他楼层,依然保持毛坯本色。年深月久,面容灰黑。房东说,建于上世纪末。二十多年来,颜值暴跌,模样益发丑陋。

能看上它,一定有一双双“挑剔”的眼睛。那里,仿佛寄托了中建人“拓展幸福空间”的理想。

一群青壮年人,扎根儿深山四五载,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算短。作为项目策划者,有义务有责任,为大家在万绿丛中,安一个舒适的家。那时,这幢楼房,没有披上新装,就弥漫上了腐旧坏朽之气。而在中建人眼里,却已经有了“万绿丛中,白鹤亮翅”的意象。

幸福空间,源于心中的渴望。

租赁合同一签,想象力膨胀。他们糅合进中建愿景、理念和精神,开始了“拓展幸福空间”的创造性实践。

利咸高速项目沿线,处鄂渝边境,山高壑深,老百姓出入十分不便。中建人千里来奔,只为解除他们出行难,带动乡村振兴。缩短地理空间,就是拓展最大的幸福空间。诚信、创新、超越、共赢,中建人至真至诚。

创造幸福的人,本身也要幸福着。

于是,他们需要打造一个幸福的小空间。比如让一栋楼,如白鹤、如仙子,立于碧波之上,闪耀万绿丛中。

从二楼到五楼,从外墙到每一间屋子,都有精心设计。外墙临水一面,还有两侧,着上鹤之白羽。万绿丛中,一鹤兀立。意境之美,遐迩无双。

内里的雅致精巧,则当保有个性,各存千秋。

新到任的项目经理单飞,在湖北是老熟人。我记得那时的恩来恩黔五标,每逢劳动竞赛、年终考核、信誉评级,单飞都是妥妥的旗手。一条东北大汉,185的高度,190的块头,接人待物,爽直而温暖。一握见力道,言谈沐春风,待人有温度。除了脸晒得更黑,没看出多的变化。

从做人到做事,单飞都奔着第一去。

我想看看职工的“幸福空间”,单飞说,对面的301,是安全总监王士龙寝室。小伙子出生于1993年,在项目部班子里,年龄最小。

见过一些小青年儿的住处,我曾直言,不敢恭维。仿佛未睹先知,带着成见,径直闪入。一看傻眼了。床上整洁,地面光亮,窗明几净。

但这不是重点,甚至不值一提。

焦点在靠近阳台一侧。通往阳台的门边,一盆鹤望兰,已经高比门框。形似芭蕉的绿叶,毫不掩饰她对于天空和阳光的渴望。在她一张一望间,向上向阳的努力,分分秒秒,给你信心和力量。与她相比,旁边的衬景低调了很多。由高而低的盆架上,两盆君子兰,温柔敦厚,憨憨实实,君子之名无虚。与之相比,木架低处的那钵绿萝,萎黄而哀弱,仿佛特意设置的反衬。哦,那也不可或缺,作为一种警醒。

如果,止步于隔开阳台的门,那也算收获不菲。毕竟,这些绿植的寓意,已经发人深省。

像鹤望兰一样,我们追逐阳光的心,催动脚步,来到阳台上。空气清新,视野开阔。临边一望,绿蓝蓝的唐崖河,在一座电站的大坝前,刚刚完成一个优美的跨栏。继而,浪舞波唱,像无数泳者,耸肩起伏,蜂拥向前。

阳台一头,置一白色鱼缸,直径约莫五六十公分,外有烤瓷的金鱼戏莲图。水止半缸,几只睡莲,初诞婴儿般,静卧水面。绿叶团团,温馨祥和。鱼缸上,三根竹筒,绑扎成筏,横置缸口。竹筏之上,横躺一段竹筒,割开腹腔,两端封堵,成为容器。另三只竹筒,困扎成团,高低错立。

阳台栏杆上,缚着一方光伏板。“拓展幸福空间,还不用公家的电。”单飞自言自语中,伸手抚弄,接上电源。顿时有蜂鸣声传出,电流催动小型马达,将鱼缸中水,提升到最高的竹筒里。然后,我们看到,每只竹筒的小嘴儿,都有一股清泉流出,母鸟喂食般,由高而低,最后流入鱼缸。

栏杆另一端,两株百合花摇动灵气,山呼水应,有绝俗气象,令人神清气爽,灵肉焕新。

一个微型的幸福空间,供一二人拥有。一个大的幸福空间,则可供更多人享用。

王士龙隔壁的老张,项目部副经理,是路桥老人儿了。单飞说,他是班子里最年长的一位。这一老一少,隔墙而居。年少的喜欢营造室内氛围,年长的喜欢户外活动,把幸福空间拓展到了项目部院墙之外。

项目部门外左侧,有一块荒地。老张闲来无事,捯饬捯饬,就成了项目部的菜园。番茄、紫茄、青椒、四季豆、小葱、白菜,应有尽有。四季青翠,蔬果不断。

从寝室的匠心布置,到驻地的菜畦蔬果;从唐崖河边的白鹤亮翅,到乡村振兴的瑰丽画卷,中建人拓展幸福空间的脚步,越来越实,“咚咚”向前。

 

单飞不是“单飞”

 

武陵山中,湖北咸丰,我生于斯长于斯,爱与憎都凝成情感,刻骨铭心。在湖北这个西至点,置身崇山绝壑之中,我打小就不习惯于抬望远方,交通的阻隔,令人不敢想象外面的世界,那感受,同样终生难忘。

记得参加工作的次年,单位组织去利川看腾龙洞。一辆破车,走走停停,路上竟耗去4个多小时。而今,即便县城里的人,要去黄金洞、去大村小村、去活龙坪,都是畏途。

有一年,我的一位恩师,调活龙坪乡担任县农中校长。那时,对恩师最大的忠心,就是殷勤陪送,以示敬重。

一辆解放牌,拉着老师举家迁徙的锅碗瓢盆,晃荡晃荡走半天,下午五点钟,到得毛坝中塘。不曾想,前方滑坡,毁了便桥,阻断前路。我和司机卸下车载之物,留下焦虑的老师,怏怏返回。

薄暮阴雨,归途更危。因山有太多褶皱,公路仿佛在无尽峰楞上的勒痕。望不到天光的上边坡,不时有岩石擦着车身滚落,令人惊恐万分;外侧路沿,不时被撕下一块,露出豁口,几欲吞下车轮。脚不停手不住,司机左手大幅度左右旋转着方向盘,右手不断变换档位,右脚则在油门和刹车之间不停晃动。我曾几度为司机的“高危动作”吓傻,牢牢抓住门把,时刻准备跳车自救。

恩黔高速通车,给武陵中人撑起下巴,人们终于有了抬头看天的信心。随着张南高速推进至忠堡大捷纪念碑下,咸丰县活龙坪乡、小村乡、唐崖镇的老百姓开始着急了。什么时候,高速公路才修到咱的家门?

施工图上,利咸高速起自利川市凉雾乡,接沪渝高速与利万高速,经利川忠路镇、沙溪乡和咸丰小村乡、擦着活龙坪乡的边儿到达唐崖镇,止于咸丰县城高罗山镇小模村,连接恩黔高速并与在建的张南高速宣咸段对接。项目全长84.5公里,概算投资194.5亿元。项目设置桥梁48座,隧道17座,桥隧占比77.1%。

单飞担任项目经理的利咸五标,位于咸丰县境内。那里,唐崖河,就是流动的翡翠,其美,唯九寨与匹。自古大河东流去,唐崖河一扭脖子,偏偏向西。她透穿黄金洞,流经龙潭司,绕转土司城,绘就乌江上游百里画廊,在重庆龚滩古镇注入乌江,于涪陵汇流长江。

唐崖河支流,曲江河边的林麓口,是“中国航空第一人”秦国镛的老家,那里有位武秀才,叫秦钟岳,他曾于村前桥梁石柱题联:“岸转涪江,倒流西北三千里;桥通楚塞,横镇东南十万峰。”唐崖河“倒流”之奇远播,武秀才也藉此一路挥拳,打入文坛。

沐浴“世遗”光环,土司皇城,唐崖画廊,如明珠璀璨,光彩夺目。在“护珠”行动中,人们划出一道道红线。“世遗”红线,景区红线,保护区红线,生态红线,将这片山水植入卢浮宫,甚至比卢浮宫更严密,没有一道法令可以突破,没有一柄斧钺可以戕害,没有一场大火可以焚毁。

世界历史遗迹,绝美自然生态,在这里发生美丽的碰撞。千古闭塞之所,已然一方宝地。

利咸高速公路,将在这美丽的夹缝中蜿蜒向前。

中标利咸高速时,中建铁投路桥公司做出决定,由山东分公司负责承建。不久,改由中建铁投路桥公司直管。项目提级管理,资源集优配置。旋即调集了路桥公司总部及山东、华中分公司骨干力量,充实到施工管理团队。

单飞是一滴水,融入洪流。

2016年9月,辽宁路桥并入中建集团。单飞和他的同事,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这是他最直观的认识。

夜读中建集团历史,单飞为一阵啸天破夜的冲动,控制了胺能神经元。激动、兴奋、挥拳振臂,情难自禁。良久,良久,他的心思才沉淀下来。

这个聚焦高、大、精、尖、特、重项目的“中国建筑”太牛了!

单飞记得,1984年,中建集团创造的“深圳速度”,就是改革开放代名词。几十年来,他们投资建设了我国90%以上300米以上摩天大楼、四分之三的重点机场、卫星发射基地,三分之一的城市综合管廊,一半儿以上的核电站,以众多的中国第一、亚洲第一、世界第一,奠定了超高层建筑领域的冠军地位,打造了继高铁、核电之后中国“基建狂魔”的第三张名片。

那一夜,单飞激情萦怀,血脉喷张,几不能寐。

说起单飞,我印象尤深。在我的从业生涯中,是从他的身上,第一次悟到了施工组织和现场调度的真义。

2010年10月底,湖北省政府组建交投公司。不到两周,交投全班人马,莅临恩施州,考察恩来恩黔高速项目。那时,我为恩施州高路办借用,全力以赴筹备开工典礼。仪式谋划,方案制定,项目简介、现场展板、解说串词、领导讲话,所有文案撰写,几乎由我一力完成。

仪式结束后,我被借到指挥部,参与恩来恩黔项目建设。2011年农历正月十三,接指挥长电话,尽快报道。因身在外地,才得以宽限至元宵节次日。当我报到时,指挥部只来了3名管理人员、1位司机。

通常,单位会根据个人特长,给你一个人职业“画像”。就像孙悟空,不用看,都知道,手里一定握根金箍棒;关羽,则一定紧攥青龙偃月刀;能掐会算、足智多谋的诸葛亮,不摇着那把羽毛扇子,也不传神。干记者出身的我,似乎除了舞文弄墨,也不大可能去干别的什么。于是,写材料、编内刊、办网站,就成了我的365个日常。

2011年9月,湖北交投第一本内刊《鄂西高路》问世。采写编排,一力亲为。一题一文,一字一句,一图一画,都是我琢磨出来的。身心万苦,偏偏乐此不疲。

2012年,恩来恩黔项目遭遇资金瓶颈,许多工点按下暂停键。6月1日,我去项目沿线采访,逮着仍有人头晃动的工点,就想写篇报道,喂养嗷嗷待哺的《鄂西高路》。

下午2:30,雨后初晴。电话联系,五标项目经理单飞,自驾去了路基3队,查看鱼塘段清淤换填进展。我紧追过去,他又转身去了八猎头2号大桥工地。我马不停蹄,也赶去施工现场,像狗仔队追逐明星。

远远望去,八猎头2号大桥已经高墩入云。高墩周身,围罩着整齐的钢脚手架。搭设规范,整齐划一。那时,这就是恩来、恩黔项目长得最高的桥墩了。这样的高墩、这样的施工场面,出现在以路基为主的五标,多少有点出乎意料。

施工现场,一辆罐车发出吼声,正奋力向高墩泵送混凝土。项目经理单飞、总工王吉平,正指挥混凝土作业。

四下一望,我发现一边是三四十米的高墩,一边却在进行挖孔桩施工,有单刀突进之嫌,令人不解。于是,我向单飞提出了工程平衡推进的质疑。

单飞说,项目部对这座桥的设备、材料、人员投入,都通过精确计算。一个墩柱配一套碗扣式脚手架,要十五六吨钢管和其他构件,还需要110个工时搭建,仅工资就要一万多元。如果投入太多,徒增成本。

在资金、材料等施工资源遭遇困境时,如何以最少的投入,创造最大的效益,是我们运筹大桥施工和管理的出发点。他说,项目部计划于11月完成大桥下构施工。按照这个节点,配置模板、钢脚手架、罐车等施工材料、设备和队伍,发挥流水作业、循环施工优势,加速材料周转。当难度最大的高墩完成时,其他挖孔桩刚好结束,设备材料正好进入下一个循环。设备材料人员不闲,就是增效。

在八猎头2号大桥施工现场,所见所闻,都给了我关于科学施组的许多深刻启示。

有人说,一个高超的施工管理者,不仅要做建筑师,更要做运筹师、精算师。深以为是。

私下里想,利咸五标遇到恩来恩黔五标的单飞,应该不会有“遇人不淑”之叹。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单飞,不是“单飞”。中建铁投路桥公司,为他选配了一众“同道中人”,集长集优,共襄盛举。

那个钟爱户外活动,尤喜种菜的老张,大名张鸿儒,温文尔雅,确有“鸿儒”的范儿。单飞说,老张是传承中建路桥事业的优秀代表,干过沪蓉西、恩黔、枣潜、武汉绕城等高速,在湖北就干过四五个项目,施工管理,无处不精。即便是项目班子里的那个90后,也在湖北、辽宁、山东、安徽干了6个项目,算是年轻的“老工程”了。

正聊着,走进一人,两鬓、胡须白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眉毛白了。哇,酷似单田芳长篇评书中的“白眉大侠”也。仔细一瞧,这不是和单飞搭班子,担任过恩来恩黔五标总工程师的王吉平吗?

单飞忙介绍说,是的,他现在担任利咸五标执行经理。根据我的认知,执行经理跟总工程师一样,都是冲在一线的攻坚先锋。问他多大年纪,单飞抢答,“五十二,1970年的,还年轻呢”。我心底想,这老王有点“冤”,头发、胡须白了,也算正常,千不该万不该,连眉毛也白了啊。

须眉全白,也许与用心过度有关,这是能力、资历和奋斗精神的另类体现。这个来自辽东半岛的实诚汉子,仅总工程师,就干了8个项目。从沪蓉西开始,在湖北也干了三四个项目。三十年路桥人生,十多个省份踏石,天南海北走遍,参与建设的高速公路有上千公里。道行之高,可以想见。

1979年出生的李兴来,毕业于辽宁交通高等专科学校。一毕业就到辽宁路桥干了施工队长,那时叫工长。为什么?因为在实习期间,已有良好表现,足当此任。

干道桥专业的,拿一张专科文凭,总觉得差了点儿什么。于是,又在长安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搞了个学历提升行动,妥妥的本科,211的。这时候,他想啊,现在该认真做事了。于是,丹本高速、津汕高速、沈大高速加宽,一气干了四五个项目。然后,回老家营口,在地方交通部门历练,搞公路勘察设计,干项目总监,还有试验检测工作的丰富经历。中建并购辽宁路桥后,再度回归路桥建设,来到利咸五标担任分管征迁协调的项目副书记。

不走寻常路。单飞打破常规,让这位集施工、设计、监理、试验检测经验于一身的项目管理高手,负责征迁协调,让人在看不懂中,懂得了更多。

近些年,承担重大项目建设的“基建狂魔”们,日子越过越难。能盈利的项目少之又少,包袱重,利润薄,企业不堪重负。怎么办?几乎所有的国企央企,都在问同一个问题。破解之策,无外乎“降本增效”四个字。

单飞深悟中建集团“行为十典”理念,将“融合高效、协同联动”的要求,内化为管理思路,决定以利咸五标作为探索基点,闯出一条协同高效的项目运作之路。

征地拆迁,水电路协调,事关大局,都是为项目建设开路的工作。但是,根据以往经验,大山区高速公路建设,难在弃渣场用地、高边坡放缓。一块地,刚办完繁琐的手续,又开始了扩征的漫长历程。无穷无尽的协调,没完没了的手续,耽误大量时间,直接毙了“效率”。

一切工作,胜败在人。用一个既有地方工作经验,又深谙设计、施工管理的人去管征地拆迁,那将如何?单飞想,这样的人,当在深入研究施工图基础上,整体把控用地需求,一次性把征地拆迁谋细谋实谋划到位。

奇妙的想法,通常叫做灵感。灵感往往如光一闪,逮不着,就再找不回。单飞脑子里,把管理人员一一排队、筛选,目光聚焦在那个“懂生产、懂技术、视野开阔、思路清晰、抓得住重点”的人身上。骤然,大手一拍:“李兴来!”

于是,来自山东分公司的李兴来,兴冲冲地来到他面前。

接着,他们还从中铁、中交、北京市政等企业引进了一批桥隧施工、测量管理方面的干才,补充进管理团队。五湖四海的周剂,让利咸五标,很快消灭了人才饥荒。

提级管理,集优配置。在利咸五标,各种施工要素实现了跨界重组,利咸项目在中建集团也有了新的高度。

 

从一场赛事开始

 

“协调、有序、适时、规范、随俗”,这5个词出自中建集团礼仪九章细则。单飞、王吉平、李兴来将其单独拿出来,用以指导利咸项目施工管理。

“喜迎二十大、奋进新征程。”

2022年5月22日,唐崖镇第一届“乡村振兴杯”职工篮球赛火热开赛。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利咸高速五标项目经理部,作为主办单位之一,赫然在列。

唐崖镇各部门和项目部,共组建13支队伍,155人参赛。比赛中,传、切、挡、拆的精彩,不一一细说,专讲单飞举办这场赛事的初衷。

“世遗”土司城,唐崖风景区,和与之相应的生态红线、景区红线,将利咸项目裹挟在美丽之中。

对项目建设而言,受制于“美”,是一种痛。而且,这种痛,有的难以忍受,有的更是承担不起。

这些自然风光的美、人文历史的美,给施工便道、场站建设画上一道道红线,让人动弹不得。何时松绑?有时以月计,有时以年计,有时根本就看不到希望。

于此,王吉平感受最深。他说,这里的山山岭岭,像一把把利刃,斩断利咸五标主线。在一座座隧道、桥梁之间,形成8段路基,从百十来米,到两三百米不等,最长的一段320米。

说着说着,他闪动白眉,眼神里有一种淡淡的忧。

跑工地多年,我知道他忧什么。特殊的山形地势,将五标项目,肢解成一个个碎片,为项目策划、施工组织,尤其是进场道路、资源配置增加不少困难。

“五标一共需要预制2148片梁板。计划设置3个预制梁场,其中,一号梁场1030片,二号梁场376片,三号梁场680片。”这组数据,王吉平烂熟于心。

他说,那段最长的路基,计划用作建设一号梁场。小里程方向的白蜡湾隧道,是控制性工程,4700多米的特长隧道,绝不可能用作施工便道;大里程方向是20孔的白沙溪2号大桥,600米长,过桥是300米路基。

如何布局?王吉平胸有成竹。他说,320米梁场,能设28个台座,但是一片梁都存不下。无存梁区,只能边制边架。确保做到制架协同,无缝对接。

同时,在他的思路里,将优先完成白沙溪2号大桥下构施工,完成单幅梁板架设后,利用下一段300米路基,建存梁区,可存60片梁,基本解决存梁问题。

白蜡湾隧道,是标段的关键工程,务必优先开工。优先开工,必优先打通施工便道。小里程一侧,2公里地方道路,可用作施工主便道,完成扩建后,再新建400米便道至洞口。目前,需要加宽地方水泥路,同时跨越青狮河,搭建120米钢便桥,还要开挖5000多立方米土石方。这几个点位,与全线的弃渣场、临建设施用地一样,都在生态红线和唐崖景区范围内。一道道法律和政策红线,就是一堵堵高墙,一道道深堑,远非铁丝网能比。既要突破高墙深垒,又要坚持合规建设,这比戴着脚镣跳舞都难。

利咸五标,桥隧比高达84%,其中桥梁占比46%,隧道占比38%,工期36个月。单飞说,与以前的项目比,利咸项目难度最大。推动项目,需要更大的协调力度。

于是,他决定举办一场赛事。

篮球是当地普受欢迎的球类活动。圆润灵动的球,赋予了人类活动的许多灵感,工程建设也在其中。协调工作,尤其需要遵从圆的哲学思维。

古人发现搬运圆木时,滚着走比较省劲儿。后来,在搬运重物时,就把几段圆木枕在下面滚着走。可能由此发端吧,圆,成为一种运输方式,并演进为一种行为方式,用于指导譬如一些需要周密谋划和深度协调的工作。

篮球,能否担纲这样的工作?单飞、王吉平不敢肯定,但他们的内心,猫儿伸出了爪爪。

一场篮球赛,让中国建筑圆融进唐崖山水,圆润了路地关系,圆和了沿线村民。心有圆,则安宁不争,则中庸和平,便没了失衡焦虑。我相信,这是一切事物发展的基础。

由那场球赛,我想起了恩黔高速一节往事。

2012年,尚未组建银团,恩来恩黔高速遭遇资金难关。一些施工方,停步“关”前,甚至败下阵去。

单飞担任项目经理的恩来恩黔高速五标,处宣恩县晓关侗族乡,全线海拔最高。一到冬季,连接鄂渝两地的232省道,常因雪受阻,成为东西交通绕不过去的一道关口;持续发酵的金融危机,让项目资金链紧绷,成了一道比冰雪更难逾越的“关口”。晓也关、晚也关,处处是“关”。

明知是“关”,偏偏来闯。

那年正月初九,单飞就带着施工队伍冲“关”而来,重返工地,全线进场复工最早。人们不禁诧异:关口重重,第五合同段竟未停工?

关山难越更须越。单飞说,难关当道,更要向内挖潜,自我解困,并做到势头不减。

管理人才,是最大的“施工资源”。单飞组建了一个9人领导班子,分管生产的副经理就有4人,都有十多年一线施工管理经验,有趣儿的是,四位副经理都姓张,当时,号称“九大金刚”“四张王牌”。同时,他还从各项目抽调各类技术人员30余名,为项目顺利实施提供硬支撑。

项目沿线,地势陡峭。无施工便道,车轮上不去,单飞就组织马队冲锋。钢筋、水泥、砂石料,都取骡马驮运方式,解决运输难题,保证施工顺利进行。

这是冲“关”的招数,更是竞赛的节奏。

2012年秋,指挥部发起“奋战七八九,迎接十八大”劳动竞赛。为竞赛的热情感染,我下一次工地,没七八天,不回指挥部。

记得,2012年7月19日下午,宣恩县晓关乡细雨淅沥,云山雾罩。在堰塘坪村刘成安家屋檐下,我坐看八猎头二号大桥礅柱的节节攀高,侧听单飞和一位副经理讲述五标项目的与时俱进。眼前有景,耳畔有声。仿佛一幅配音的画,一首朦胧的诗,嘿有情调。

左前方,200米开外,有工人在冒雨作业,小心翼翼从完工的墩身拆卸脚手架。刚褪去“罩衣”的墩柱,从那裸裎袒裼的“放纵”里,我们看到了一种带着清丽的阳刚之美,令人振奋。我感慨,在五标,劳动竞赛热潮升腾。

单飞说,进入“赛季”,就要有竞赛的思维、竞赛的观念、竞赛的行动,更要拿出竞赛的成绩。于工程建设而言,原先施工组织设计中的思路、方法、措施以及资源配置,都要重新梳理,据实做出更科学、更合理、更有利于竞赛、更有利于进度的调整。

还是拿八猎头一二号大桥说事儿。

这一次,单飞搞了个“大动作”。他说,6月份,一二号桥由一支队伍施工,重点突击二号大桥,因那有全段最高墩儿。而劳动竞赛要求,尽快打通架梁通道。于是,单飞调整思路的赛道,瞄准架梁通道前端的八猎头一号大桥,发起一场战役。他要在一号大桥的进度上来个“纵身一跃”,或者“三级跳远”,完成一次“后来居上”的超越。

然而,一支队伍干两座桥,左支右绌,无法满足竞赛的进度安排。因此,项目部决定,增加一支施工队伍,确保工期,赢得主动。

单飞说,做出这样的安排,有一个重要理由,那就是制架梁。山区高速公路建设,有一个施组铁律:以梁场为中心,以运梁通道为主线。同时,预制梁只有完成从“制”到“架”的循环,才能形成硬产值,进而实现工序的无缝衔接和转换。哦,记得单飞说过,工序转换,需要竞赛推动,更需要来一场攻坚。然而,制梁工序繁多,不可能突击;而存梁区有限,如果预制梁不能及时消化,找到出路,梁板预制就如鲠在喉,上不去,下不来,直接“梗死”。至此,我才闹明白单飞这个“大动作”的意义。

单飞不赶工期、不抢进度,而是用科学施组、精细调度赢得进度,这正是施工组织的威力所在。

还是那些战将,又云集利咸五标的战场,而且,在提级管理,集优配置中,还输入了汩汩新血。我们有理由相信,利咸五标,将比恩来恩黔五标有更多出彩的表现。

王吉平介绍,唐崖河边,一所空置的学校,已经成为工地试验室,修缮改造后,7月初就能具备投运条件。5月下旬,一二工区驻地,就开始建设了,也将在7月上旬完成。三工区驻地,对租用民房进行简单装修,即可入住。变压器已完成选点,7月中旬可完成安装。炸药库已完成选址,即将开建。施工队伍业已选定,也将择日进场。管理团队计划110人,已经到位半数以上,其余列队整装,不日启程。

单飞认为,带好团队,关键在心融、气融、神融、力融,实现各路力量的无间融合,以此为基础,培养人才,聚力蓄势,推高倍增效应,全方位提升安全、质量、进度管理,打造履约标杆,积累发展后劲。

单飞说,这些工作,都将用竞赛思维,一体推进。

 

作者简介

邢祖巧,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秘书长,供职于湖北交投鄂西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公司。著有长篇报告文学《深山大搜捕》等5部,报告文学集《明月照清江》等3部。

 

责任编辑:宁 红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2022005271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511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