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纪事 > > 正文

雄安,属于年轻人热土

来源:中创文网 作者:徐 剑 时间:2022-04-09

1

  一个男婴呱呱落地的哭声,划破容城的天空,时针定格在雄安新区成立的第十八天。亲戚朋友皆来容城县一中李思、王涛夫妇家贺喜。高兴之余,不免喟叹,这孩子该剖宫产,早生几天就好啦。为啥?妈妈李思问道。生于四月一日,就是雄安宝宝呀。

  可不敢。李思说,雄安新区成立是国家大事,运筹帷幄,保密滴水不漏。一经宣布,担当的是非首都疏解承接功能,我庆幸儿子比雄安小十八天,可以与新区一起长大,用自己的眼睛和心来记录雄安今天、明天。孩子取什么小名?石头!好呀,贱名好养,石头命硬,勒石燕地,以记雄安皇皇伟业。我们可没有这个雄心大志,妈妈笑着答道。学名呢?李玺哲。是请先生取的吧?对!剖石见玉,一国之玺,天安,雄安,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与国家命运连在一起了。

  那天晚上,在雄安建国酒店一楼餐厅,五岁李玺哲与父母坐在对面,石壳剥尽,美玉毕露,小男孩长得好俊,圆脸,短发,个子不高,眼睛叽溜轱辘转,俨然天堂飞来的小精灵。见我与其父母聊雄安五载时光,他神情好奇,伏于桌上,说要吃面,服务员端过来一碗面,他稀里哗啦吃了起来,继而凝视春天的夜色。

  霓虹灯光影中,那些青春雄姿与面孔,伫立在石头面前,亦朝我们走来。

2

  那个夏天,杨威在当代房地产公司办公楼里,不时点击雄安新区网站,看是否登招聘消息,他等待已久,跃跃欲试。可是,白洋淀静水无声,荷花开了,环湖的芦苇疯长,芦花白,秋草黄,花絮如雪飞。秋风将湖水吹瘦了,终于吹来雄安新区全球招聘的信息。杨威第一时间在网上报了名。

  下班路上,他给妈妈打电话,说我要回保定老家去,报效桑梓。

  母亲一惊,说你要放弃北京,回保定,这不是拒马河的水,往低处流吗?

  妈妈,拒马河最终流进白洋淀。我报考的是雄安新区。

  哦!雄安。雄县、安新县,各取一个字的合称啊,还在保定地盘上,是咱河北老家,难得儿子有这份乡情。其实,母亲老家在保定市东风公园附近,因为父辈进北京城谋生,便留了下来,成为北京人。保定直隶府,成了春节或者清明偶尔激活的一个记忆符号。可是对于儿子的举动,妈妈举双手赞成。

  晚上,妻子郜云杉下班回来了,杨威仍难抑兴奋,告诉她,雄安第一轮全球招聘高级经理,他报了名,按自己的条件,极有可能入围。今后又要两城生活了。

  雄安如今无城呀。郜云杉笑道,不过三座小县城耳耳,还只是在一片空地上画了一个圈。

  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我刚用十年,见证了中国崛起和强大,看到一个新时代向人们走来,但我还想参与其中,在雄安的空地上,看一个奇迹发生,建一座未来之城,一座世界的幻城。

  2002年夏天。杨威从重庆大学毕业,他选择了留学。彼时,中国申奥成功不久,体育专业大热。他去了欧洲,择法国奥尔良大学体育管理读硕士,拿到文凭后,又到法国巴黎高等经济商学院读工商管理硕士。随后去法国土鲁兹俱乐部实习,恰好中国体育代表团来法国考察,他给中国男子花剑名将王海滨当翻译,为北京奥运会尽一份赤子之情。

  2007年,在法国读了五年书的杨威归国,走马上任奥尔良省驻中国上海商务代表,帮助上海佳化在奥尔良建研发基地、进行战略投资。

  奥省是世界著名化妆品之都,香奈尔、迪奥、日本滋生堂,都在此建厂。在上海干了两年后,杨威回到生于斯长于斯的北京,先入高创国际企业孵化器,后进安邦,最终落脚海尔集团,当上社区金融总经理,年薪过百万。然而,当他再度跳槽到当代房地产时,位置还未坐热,猎头就找来了,问他去不去雄安,他回答就一个字,去!说我已经准备多时了。

  那个仲秋,中国雄安集团在北京全球招聘23人,投档报名达3000人,最终决定录30人,比例178:1,堪称百里挑一。四轮考试都在北京国投咨询大厦举行。笔试过后,最有意思的一场考试,杨威扮演董事长,主持一场会议,确定一个大投资项目,召集大家讨论,最后由他拍板,四周都有专家观察,只是他看不见。他驾轻就熟,十载中国商场磨砺,上海、青岛、北京,法国奥尔良省来回转,中国区经理、海尔社区金融经理,当代地产金融公司CEO,这些经历在雄安招聘考试中优势明显。他应对自如,游刃有余,获得考官们的高度认可。过完十一长假,通知他到雄安上班,任雄安集团投融资部高级经理,而工资仅为海尔社区金融经理的三分之一。他说我干,我来雄安,并不是冲着年薪而来,而是想为父母之邦做点好事,回报父老乡亲。

  杨威说在雄安集团头两年,一直为发200亿永续债券奔走,其实是国家确定的项目,一般债券为十年期,而这种永续债仅付利息,且是下浮10%的利率,由国开行发行,这笔巨资成了中国雄安集团开发基金。杨威带着团队,用这一笔笔巨资将市民服务中心、会展中心,容东、容西安置片区、容景公园等一主五府的土地开发,一一落实到位,手续办全了,看着中电建、中建三局等大央个纷纷挺进雄安,打桩机像森林一般,将手臂直指天穹。杨威觉得,这很像雄安年轻人的拏云志,他们在雄安的天空大地,画出最美的图画。

  到雄安一年多后,杨威出任集团下属的区块链部门经理,他说雄安是中国最早实行区块链的地方。

  什么是区块链?

  简单说,就是做账的透明化。加盟区块链后,在雄安投资或建设的公司,每做笔账,都在区块链对标,我们都可以看到,且不可更改。这对上市兼管资金来往,公司效益,看得清清楚楚。他在全身心地打造数字信用平台。

  这五年,杨威沉浸于雄安梦中,三十名壮士已走了大半。四年间,他仍旧是一个部门经理,每天都忙,加班是常态。他说最幸福的日子是疫情期间,妻子带女儿来雄安度周末,因为封控,人走不了,一家人享受了半个月的团聚,那是他们在一起最长的时光。看着第一批来的熟悉面孔渐次消失,他也有恐慌感,想过走。毕竟四年间一直原地踏步,未曾升职。可是他最大愿望,就是在自己融资建的展馆里,办一次世界先进产品大展,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办几天公,俯瞰雄安新城,签几份国际大单。好梦成真,一座雄安新城在他的周围次第崛起。灯火阑珊时,洋洋大观,美轮美奂。

  2022年春节,杨威升职了,由区块链部门经理,提升为数字城市公司总裁助理,进了公司班子。他说,雄安未来可期,就数字城市而言,全球没有一座城堪与雄安相媲。我们是未来之城,二十一世纪真正的幻城。走进市民服务中心,走进容东,容西片区,不见一根电线杆,网线和基站,所有数字化线路都埋于地下,预埋于街道两侧,将来无人驾驶,数字化社区,5G 、6G生活,都可在雄安畅行无阻,找到样板。到2035年,雄安的数字化GDP可达80%,居全国第一啊。

  杨威不无自豪地说,他们是雄安数字化城市真正描摹人。

3

  小石头出生后第一个春节,妈妈李思说,带孩子去看看天安门吧。

  为何不看雄安,舍近求远,爸爸王涛问道。

  雄安这时还是一块沉寂的土地,据说在做规划设计呢,请了国际上一流的规划大师。再等等吧!先看天安门,再看雄安城。

  于是,那年春节,年轻教师夫妇带小石头,坐着高铁进了北京,在金水桥的华表下,雄狮座前,留下了第一张照片。

  紫禁城头,落霞飞舞。有一群白鸽掠过天安门广场,尖啸的鸽哨,像洞箫一样动听,小石头将头仰得高高地,目光追逐着那一群飞过天空的精灵。

 4

凯丽看着鸽群飞入晚霞的影子,有点迷醉。

那天下班,她走出华夏幸福集团固安城市规划馆,夕阳正浓。

她喜欢看落日。华北大平原的落日,壮观无比,太阳西斜,沉入远村阡陌,旷野无风,天空浮冉火烧云,犹如凤凰展开双翼,烈火神鸟翱翔。更多时候,斜阳横过天际,像一个红灯笼,一抹旗云飘过来,旌旗猎猎,杨树梢头,像一双双酥手玉指,颇有点捧着太阳之姿。彼时,凯丽心中太阳西沉了,保安在关大门时,她收到一条微信,说要减员,可能会波及城市规划馆。她的心嗖地一紧,难道这扇向她洞开了七年大门,真的要骤然关上。

那天晚上,驾车回家,蓦地有一种别绪涌动——七年啊,她为华夏幸福城市规划馆接待解说了七年,众生世相皆有归处,而她最终要选择离去。

暮霭沉沉,凯丽有点闷闷不乐,一抹夕阳,倦鸟无归处,无限春风,望不尽暮色苍茫。该找下家了。最终,她依然选择留在了固安,新东家也是本土实力强劲的一家房地产公司,正准备入职时,前同事李经理给她打来电话,说因为疫情,深圳某公司在雄安规划馆有两个经理服务期满,返鹏城了,物业正在招聘业务经理,凯丽的条件好,她建议一试,并给她留下物业集团张总的联系方式。

凯丽一跃而起,这个信息真是及时雨啊,她立即联系上了张总,约好明天视频约谈。第一次视频交谈,只是简单介绍自己,做过什么,有何专业背景,意在考察,物业集团对凯丽当过七年华夏幸福规划馆经理经历颇感兴趣。第二轮,张总抛出了考试题,规划馆要接待一个参观团,如何解决,凯丽对这样接待天天面对,方案谙熟于心,回答很得体。进入第三轮,主要谈的是规划馆人员的培养,要什么样的解说员,凯丽的回答几乎不容置疑,两类人,传媒大学的电视主持和航空院校空乘学员,男女不限,以招实习生为主,成本低,择最好的留下。太好啦!张总说已面试过百余人,惟凯丽是最佳人选。物业集团决定签她,但须过中国雄安集团最后一关,那才是真正的东家。两人遂约定,次日在容城县城十字路口纺织梭塔前见。

那天上午,凯丽驾车驶往容城县容和塔前,停在十字路口等张总从北京而来。相约塔前,拈花一笑,得见真人,凯丽长得高雅、漂亮,气质娴熟,张总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不吝赞美。说我在视频里还真没看走眼啊。然后,她们一起到中国雄安集团面试,交谈一会儿,雄安集团主管展馆的领导觉得张凯丽的经历、能力和容颜,皆符合展馆要求,对面谈效果非常满意,当场拍板。随后,她与公司签了合同,薪资比之前还多一些,一夜之间,她成了雄安集团城市规划馆的业务经理了。

雄安筑巢燕归来。那天驾车返回固安,一路向南,高速路两旁林带上,柳暗花明,梨花、杏花、海棠开得正盛,田野上的小麦沃野千里,哔哔剥剥地向上生长。晚上回到廊坊,见到丈夫王先生,她激动地说,我在雄安找到人生的归宿了。

去雄安吧,那块土地属于年轻人。他们当年在廊坊上学,她老家在石家庄新乐县,而他的老家在廊坊市,两个学子就读廊坊学院,勤工俭学,业余走T台时相遇,相识三载,当时联系不多,但是感情真正热络起来,是后来搞拆迁征地,与百姓打交道,动员,征地,赔付。而她在展馆里讲规划,勾勒着永定河畔孔雀城的春天,让老百姓买房子。交流多了,觉得对方可以托付终身,她便毫不犹豫地嫁了,以为可以在固安终老,可时不济兮,唯有另择福地,先去了雄安。

凯丽说,到任不久,就给来雄安视察的中央领导讲雄安未来的规划,省里和新区领导陪同,每个展板,每条行路,都要讲得完美无缺,引导恰到好处。参观前,她组织反复试讲,多次纠正,每个眼神都要传递到位,每段抑扬顿挫,都要句句上心。她率队一遍遍试讲,一条条线路走演,直到毫无一点瑕疵,才作罢,她不能容忍有憾事留下。

雄安城市规划馆来参观的人,多是省部级以上的领导干部,除规划馆的讲解外,他们还负责引导各个点上的参观。因此,每次在接待来访团前,她都要带着讲解队伍,沿着参观路线走一遍。听他们的解说,看那些环节讲得不到位,要求讲解员必看雄安的新闻网站,大事要天天更新,老百姓在雄安的变化要择最精彩之处讲,讲出中国雄安故事情韵来。她说,雄安的春天生机勃勃,感动中国故事,就在这块大地上,就在规划馆里,更在我们心里。

在雄安站稳脚踏后,凯丽想到老公王先生。两城生活,天各一方,孩子扔给了老人,让凯丽颇为不安。一家人相聚雄安吧,只是她还有点犹豫,毕竟丈夫做征地拆迁风生水起。经过多番面试,丈夫选了全国百强实力的广州房地产公司,薪资和职级都有提升,只是上班地点在西北一隅,早晨上班光出城就在一个多小时。每个周一早晨,丈夫,固安向东去廊坊,妻子,固安向西去雄安,两口子分开快两年了,离多聚少,照顾不了孩子,但是丈夫业务在这边无用武之地。固安雄安,八十多里的路程,突然有点天遥地远的感觉,更多的时候,是他驾车来看她,因为她太忙了。

追你追到雄安来。凯丽两年期合同将满,物业公司和雄安集团,对她的管理颇为满意。不辞常做雄安人,这里将她青春生命的另一块福地。一主五府建设如火如荼,容东片区去年四季度回迁,十一月中旬,凯丽便在回迁房中,悄悄租下一套九十多平方米的房子。拍视频给丈夫看,说树彬,过来吧,雄安这边的房子好大,也许你暂时会失业,但这里的机会多多。

好!王先生在电话中没有片刻犹豫,爽朗地答应了,放弃优厚的待遇,写下辞职报告,移交工作,追着爱情到了雄安。

来雄安一个多月了,王先生一直未找到事做,他过去所擅长拆迁征地,在雄安已无用武之地,一个多月没有工作,情绪有点低落。妻子安慰道,房子是盖来住的,炒房时代过去了。不能吊在拆迁征地这棵树上呀,换一种视角看雄安,会找到全新的职业。夫妻俩讨论几个晚上,雄安现在最强数字城市,智能社区,大数据运营,丈夫遂开始转型,参与雄安的智能交通管理。

那天采访时,王先生刚上班五天,他兴奋地说,雄安新区充满希望,这里是未来之城,一切都会好起来。

刘淼(右)在雄安建筑工地采访

5

疫情来了,石头已经两个春节没跟爸爸妈妈去天安门留影了。到四月十八日,他满五周岁了。与五岁的雄安一样,一主五府,一座市民服务中心主城区,一个容东,容西片区,还有偌大的容景公园,雨后春笋般地冒出大地,且限高,见不到摩天大楼。

不能去北京看天安门了。就带石头去看雄安会议中心吧!妈妈陈思说,那里建筑都是榫卯结构的,钩心斗角,飞檐斗拱,现代建筑吹的是战国燕赵风。

那天李思和王涛带着石头,来看市民服务中心建筑,只见蓝天碧水绿草间,一栋栋具有燕赵古风的大厦横亘于前,站在草地上的石雕日晷前,天上翱翔一只铁鸟,悬停机翼,在天空中盘旋拍照。

小石头惊呼,妈妈,大鸟,大鸟,四只翅膀的大鸟。

这时。一个年轻漂亮女孩手执无人机操控器,给会展中心拍照,她就是曾负责建筑方中建三局的新闻干事刘淼。两年多来,无论日升日落,云遮雨掩,大平原千村暮雪,刘淼都在拍会展中心的建筑,从挖坑打桩,钢筋绑扎到水泥浇灌,直到封底,每天的建筑进展,都留在她用无人机拍的影像里。

刘淼是雄安新区安新县人,一个富家女。爸爸开了一座鞋厂,建有几条生产线,专做旅游鞋,一年能销售一百多万双。考大学时,爸爸希望她学财会专业,回来好接班。可她偏偏数学不好,想学美术,参加艺考。当年虽然她文化分不低,但是却与重点类一本失之交臂。最终进的北京邮电大学世纪学院,一年学费三万多,高得吓人。爸爸说咱不差钱,好好念吧。除交了学费,一月还给她两千生活费。果然她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进校四年,年年拿了奖学金,最后还在毕业时获得了北京市优秀毕业生的荣誉证书。尤其她不甘于读二级学院,为了提升学历,又到中国传媒大学辅修了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奔走于北京延庆区与朝阳区之间,一东一南,相距百里之遥,不分周末与寒暑,硬是拿下双学位。

2018年夏天,刘淼大学毕业了,北京欢迎她,有很多单位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她却拒绝了,说现在最有希望的地方不是北京,而是雄安。回去,建设自己的家乡。

刘淼来到当时的新区融媒体中心,一楼办公的是京雄集团,二楼则是人民雄安网。要知道她擅长的就是新闻编导,所以她想更上一层楼,到人民雄安网去做编导。可是,门前一把大铁锁,铁将军把门看守,她上不了楼,怎么也递不进简历。于是,她一次次跑到京雄集团,找到办公室领导,一脸虔敬,拜托,拜托,请将我的简历转给人民雄安网的人吧。

一次,两次,刘淼一连跑了八趟,递了八次简历,遁路无门,上天无缝啊,简历递不上去。京雄集团领导看到姑娘真诚,说,算了,你暂时别做记者梦了,来我们这里工作吧。随后,面试了三次,先是办公室主任,后来是总经理,最后是董事长,大家一看这姑娘文静,执着,踏实,三人都同意留她,从试用期开始干起,一个月工资只有两千元。刘淼说这是她回雄安的第一份工作,很珍惜。平时她仍住九公里外的老家,上下班都由家里人轮流接送。

可是刘淼的心仍在如何学以致用上,一看扛摄像机的人,心就痒痒,趋之向前,靠上去递简历,说师叔、师兄多关照,请给我一个机会,那里有空缺,知会我一声。

四个月后,她终于如愿以偿,再上一层楼,进了雄安官网,可最终发现那里并不适合她,人家要的是文字编辑,并非她专业所学。刘淼好痛苦,一天改来改去,领导仍不满意,挨了不少训斥,她仍苦苦支撑着,毕竟这是她最向往的工作啊。又干了四个多月,每天由家里人接送,工作成本很高,可是她才刚刚靠近自己的梦想,但是因为专业与合同问题,只好悻悻而去。

回到家里,一时找不到工作,她有一种恐慌感。爸爸说,来厂里学记账吧,这个家族企业,该你进入角色了。她摇头,对父亲说,我志不在此,要做专业,找一个体面的工作,让您与妈妈,爷爷奶奶扬眉吐气。

爸爸摇头,真拿女儿没办法,没有事做的日子,刘淼一刻也不敢赋闲,跑到驾校去学车,一个半月将驾驶证考下来了。

那天,她驾着妈妈淘汰下来大众波罗车回家,刚进门,曾在雄安官网工作的同事刘师豪打电话过来,说有个机会,希望她抓住,中建三局刚中了会展中心的标,缺一个宣传员,让她与中建三局项目部办公室主任马多联系。她当即打电话过去,介绍自己,人家一听她在京雄集团和雄安官网工作过,让她第二天来上班。

耶!一向稳重的刘淼欣喜若狂,像中了大奖。第二天见到马多,对方觉得她各方面都不错,当场许诺一个月给她七千元的工资,但是须将学历复印件带来存档,她点头承诺,随后上班带了两学位证书,马多一看是二级学院颁发的学历证书,不无遗憾地说,只能给她四千元一个月。

四千就四千吧,只要让我拍录像,拍片子练手就行。

没问题!马多说照相机、摄像机,甚至无人机,我们都有,你学着飞吧,雄安商务服务中心会展中心是雄安新区容东片区率先建设的首个建筑,每天的工程进度,都得拍下来。

刘淼点了点头,从那天起,无论辰明夕照、阴晴圆缺,云来云去,她都会择一片空地,选一处高台,将雄安商务服务中心会展中心建设图景拍了下来,建筑工人在工地上的每一个瞬间,都录入她的镜头。省里和新区的领导来视察,她做汇报片播放,像模像样。而工地上的管理者和建筑工人,也熟悉了这个漂亮女孩的身影。只见她着户外服,追着光影而去,追着工人的英姿而来,中建三局七十多管理者,一千多个建筑工人皆进入了她的视线,她记下了雄安商务服务中心会展中心工地上的每一天,每一幕。

两年之间,会展中心从一片荒芜,打桩,到地下二层,地上三层,直至2020年1月封底,大气的装修,门前宽敞的大露台,还有那碧水云天映楼阁的莲池,都一一惊现于镜头,刘淼拍完雄安商务服务中心会展中心全程影像,也完成了自己青春的成长礼。

2021年的金秋,在她完成了雄安商务服务会展中心的第一次对外开放活动后,她迎来了一个难得的机会。长城新媒体集团雄安站要招聘(长城新媒体集团作为现在最有潜力、最富有活力的省级媒体),如果能够来到这个平台那该多好,这个机会无异于给已经在雄安新区沉淀了三年的刘淼来说具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现在的她褪去了刚毕业时的青涩,也对这个“未来之城”有了浓厚的感情,最重要的是她在中建三局这两年积累了扎实的基础,所以她向雄安记者站金林站长毛遂自荐。

首次见到金站长,她就表明来意。刘淼递上了简历,还有她在中建三局精心做的片子,说,我拜托您给我一个机会,加入长城新媒体,以一个新闻记者的身份去记录更多雄安的好故事,去传播更多雄安的好声音。

啊!金林愕然,看看对面文静的女孩,表情那般执着。

看罢,金林又向刘淼抛出一连串的新媒体问题,她对答如流,对方点点头,说不错,但是还要经过总部的一系列考试。刘淼点点头,眼中充满着希望,她后来回忆道,她说她记得自己面试完的那天,眼眶湿润了很久。

五年之间,她见证了雄安的很多发展与变化,同时她也跟着雄安新区变化也慢慢成长。

刘淼说,她到长城新媒体上班后,爷爷奶奶和爸爸知道了,都引以为傲。

有对象了吧?我问了一句。

有啦。已经订婚了,刘淼说,男友叫王鸿泽,大她三岁,是东北人,河北农业大学毕业考过来的,现在也在做着建设雄安的工作。

一代雄安新人阔步走来,英姿勃发。

……

妈妈,天上飞来一只铁鸟。石头指着在会议中心广场上悬停,吱吱旋转空中摄影机。

那是拍片子的无人机!李思告诉儿子。

无人机,无人机,石头向着那个操纵铁鸟的年轻阿姨跑了过来,刘淼将雄安一家人在最具地标性建筑会展中心,广场和高楼酒店身影录入镜头。

五年,雄安好梦将圆!

(本文作者徐剑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著名报告文学作家)

 

责任编辑:张国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2022005271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511号
Top